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小说最新章节-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全文阅读

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小说最新章节-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全文阅读

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

时间: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作者:惜月来源:KX

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小说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苏子沐韩承中无弹窗全文阅读作者惜月写的小说:她是众心捧月的瑞安三小姐,容貌,家世都是拔尖,却被最爱最亲的人狠狠的背叛伤害。当她失去所有,孤立无援,有人拥她入怀,说着最动心的情话,嫁给我,帮你夺回瑞安。明明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为何脱离时,疼的撕心裂肺?再后来,她的死讯传来,一向冷静自持的男人疯魔般徒手扒开她的棺柩,哭的像个失去全世界的孩子。...

《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又名《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005章、生分

苏子沐淡淡的收回视线,拿着手机往外走。

“子沐。”苏青云轻声叫唤,她笑着说,“姐姐想跟你好好的谈谈,可以吗?”

“我们之间能有什么可谈的?”她素来跟这个姐姐不怎么亲,可能是因为苏青云大学的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在外面住,所以彼此之间有点生疏,但两人之间的表面功夫还是很到位,现如今,她是连那点都不想再维持。

“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我的气,但姐姐还是想跟你说,一开始我并没有同意跟杭之的婚事,毕竟你跟他在交往,可我没想到沈家会同意,沈母说。。。。。。”她犹豫了下,继续说,“杭之也同意了。”

“然后呢?”苏子沐冷眼看着她,“你跟我谈话的目的是什么,是希望我体谅你,祝福你们,还是你要拒绝这场婚礼?”

“不是......我只是希望,我们姐妹两个的关系能像从前一样,你不要对我那么生份。”

苏子沐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抬手理了理额前的碎发,轻笑出声,“大姐,我们两个的关系一直也就那样,你忽然说这些,倒是显得我不懂事,无理取闹了?”

“我不......”苏青云急切的想要解释,眼睛都急红了。

“行了,说那么多有什么意思?你跟沈杭之结婚跟我没半毛钱关系,往后爱怎么就怎么,这种人渣就算是送给我,我也不会再收。”说完从她的身边头也不回的掠过。

。。。。。。

第二天,谈心来苏园找她,看到她上车,推了一把她肩膀道,“今儿脸色不错啊。”

“承您吉言,至少没有之前悲天悯人了,”她系好安全带,随口问,“打算带我去哪造作?”

“去猎物。”

“啊?”苏子沐没听明白,困惑不解的看着她。

“字面上意思,明天不是沈杭之跟你姐结婚吗?那你出席总需要物色个男伴吧?”

“还是算了吧……”她想到谈心给她找的那些少爷,虽然皮囊还行,但带出去不适合啊,让旁人怎么想她。

她可不想招臭。

“想什么呢?”谈心白了她一眼,“我再怎么不懂事,也不至于给你抹黑,这次跟那些人不一样。”

她从包里拿出一张邀请函递过去,苏子沐将信将疑的接过。

“游艇趴?”

“嗯哼,顾骅哥哥组织的,我哥知道你的事,特意给了我两张票,让我陪你去玩玩,说不定就遇到个比沈杭之更好的男人呢?”

“我没心情开玩笑......”

“我跟你说真的,你总不能因为这事,你就不找男人了吧?”谈心鄙夷道,“多大的出息!”

苏子沐倚在副驾驶座上,怏怏不快,“也不至于像你说的那么惨,只不过以后就算遇到合适的人,也不敢再。。。。。。”

剩下的话她虽然没有说完,谈心自然是听懂了她未说完话的意思,眼眸转了转,笑着说,“好啦,不要想那些不开心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个比他帅,比他有魅力的男人当男伴,让他后悔!”

苏家三个女儿,苏子沐算是最拔尖漂亮的,当然性子坏起来,可就不那么讨喜,但本性也不坏。

当初她之所以跟沈杭之在一起,一是喜欢,二是他的性格跟温谦,无论她做什么,沈杭之都能无限的包容。

苏子沐没有说话。

谈心着急道,“我的三小姐,去不去你倒是说句话啊。”

“去转转吧,反正也是闲着。”

“这才对嘛……那我们现在去百货商场选衣服。”

......

游艇趴是下午三点半开始,晚上十点半结束,游艇会在公海转圈,不到点谁都别想下船,这是顾家二少顾骅定的规矩。

能登上这艘船的,都是a城非富即贵的政商两界子女,这些人就喜欢寻求不一样的刺激销魂,顺便帮忙减压。

赌钱,跑马,带自己喜欢的女星,男星来嗨皮,都是常有的事,可以说,这是条让人放纵,又不会被抓住把柄的隐秘船只。

毕竟顾家的船,在a城可没人敢查,顾家往期是混黑道的,几年前开公司洗白,生意越做越大,很快在占据一定的地位。

黑白两道都有他们的人。

没有人会愿意跟刀尖子舔血的家族结怨,说不准哪天就无故横尸街头。

苏子沐以前虽然就知道,但一直都没来过,一是沈杭之不喜欢,二是她不喜欢乱哄哄的场所,倒是谈心跟谈亦青来过几次。

跟着谈心轻车熟路的上了游艇,谈心拉着她就去了游艇二楼的一间房,“换衣服吧。”

苏子沐看着谈心换裙子,抬眸打量一圈周围,装修风格算的上奢华,布局也合理,看起来还算舒服,不过床头柜上摆着男人用的一些物品。

“谈心,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她有些不太想继续待下去。

“靠,苏子沐,都到这了,你居然要回去?能不能愉快的玩耍呢?”她把衣服拿出来丢给她,“赶紧换衣服,等会就要开船了,再说了,我哥等会也过来,你还怕什么?”

“亦青哥也来?”

“自然,他跟顾骅有合作,这艘船也有他股份,这房间就是我哥每次来休息地方。””

“你不早说!”有谈亦青,她放心很多,毕竟等会出海,要是有什么突然的状况,孤立无援的,她们两个女孩子,也不好应付。

“戚,看你平时胆量挺大,关键时候那么怂,你可不要忘了我是散打亚军,谁要是敢欺负你,我捶死他们。”

苏子沐失笑,埋汰,“也不知道谁在亦青哥面前怂,你就狐假虎威吧。”

“!!你还是不是我的好闺蜜啦,我这雄心壮志保护你,你还编排我了,今天晚上我就物色个男人,好好收拾你……”

“......”

“不过子沐,这船上虽然乱七八糟的吧,但都是有身份的都摆在那里,并不是所有人都玩世不恭,风流不羁,你看我哥跟顾骅就是个特例。”

来这的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看似玩,很多合作生意,就是从中达成的。

苏子沐虽说没怎么接触家里的生意,但从小耳濡目染,也是知道一些。

 

第006章、物色

对于谈心的建设性意见,她还是决定采纳。

她要给自己找个男伴,沈杭之可以转身找她姐结婚,那她又怎么不可以转身去寻找其他的男人?

既然让她不开心,那就大家一起膈应吧,几年的感情,她不相信那个男人会对她如表面的无动于衷。

心灰意冷吗?

是。

想报复他吗?

是。

苏子沐自诩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跟善良挂不上钩,但有人先给她不痛快,她也不会那么善罢甘休,即使这个人曾经或者现在都是她最亲的人,在她的认知里,结果都是一样。

如果苏青云真的把她当妹妹,那么无论做什么都不该同意跟她的男朋友在一起。

船动了,很快航行在大海上,音乐声躁起,男男女女喧嚣声混杂其中,游艇趴正式拉开帷幕。

谈心拉着她出了房间,“走,我们去看看我哥来了没。”

很快,她们到达甲板上,此时,甲板上已经有很多人,赌博,三三两两精心装扮过的男女围在一起交谈,招呼。

搜了一圈,没有看到谈亦青的身影,沮丧道,“我哥怎么回事,难道没来吗?”

“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苏子沐提议。

谈心闻言,点点头,“那行,你自己拿点吃的给的,我去给我哥打个电话,这边太吵。”

“嗯。”

待谈心离开,苏子沐走到摆台边,随便拿了一杯香槟喝了一口,走到栏杆处,眺望远处。

四点左右的天幕还是蔚蓝的,海水湛蓝,海天一色,美的像一幅画,清风习习,好不舒适。

“呦嗬,这不是苏三小姐吗?”一道油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苏子沐被打扰雅兴,不悦的皱眉,侧身看过去。

男人穿着花衬衫,长像跟他声音一样油腻,手边搂着一个十八线小明星。

“周公子。”

“哎呦,苏三小姐还记得我?”周申一把推开她身边的女人,朝着她近了两步,低声说,“我听说苏三小姐现在是单身了?”

这个女人,就是一只带爪子的小野猫,从他在医院第一次见到她,就恨不得把她狠狠蹂躏,偏偏她苏家给医院投了不少设备,让他想动又不敢动。

苏子沐没有说话,不过眼眸淡了几分。

“要我说,那个沈少也太不是个东西,霍霍一个就算了,还想霍霍你们苏家两个姑娘,要不,苏三小姐考虑我,我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我这个人最实在,最心疼美人......”周申说着伸手快速摸了下她的脸。

啧,这手感,真是绝了,肤若凝脂。

苏子沐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大胆,后退一步,将手里的香槟用力的泼在他脸上,冷厉说,“周申,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算个什么东西?”

“苏三小姐,你今天出现在这里,不就是寻求刺激跟快乐的吗?我周申肯定是最合适的人选,”他抹了一把脸,拉过一侧的女人亲了一口,意味深长的问,“宝贝,我说的对吗?”

那女人尴尬的笑了下,随即撒娇捶了下他的胸口,“周少,讨厌......”

苏子沐觉得辣眼睛,嘲讽说,“周少出现在这里风花雪月,周院长知道吗?倘若要是知道,恐怕能气死,要不要我现在就给他老人家打个电话?”

“你。。。。。。”周申指着她鼻子,“算你狠,不过苏子沐,迟早我会让你臣服在小爷的胯下。”

说完,搂着女人离开。

谈心打完电话找到她时,见她一脸的阴郁。

“这是谁惹你了?”她端起一杯香槟喝了一口问。

“遇到周申那个呕心的王八蛋。”

“咋,他又调戏你了?”谈心放下酒杯,看着人群搜寻目标,摩拳擦掌,“那个王八羔子在哪?看来上次他还是没尝到教训。”

“别管他了,亦青哥呢?”

“我哥跟人谈生意呢,在顶层,说结束就来找我,让我们随便玩,他买单!”谈心看到不远处的赌桌,“要不,你陪我去来两把?”

可能是跟谈亦青经常来玩,耳濡目染,言传身教,赌技还算不错。

“你去吧,我想吹吹风,等会欣赏晚霞。”

“......”谈心一阵无语,一屁股在她身边坐下,“算了,我还是不去,陪你物色男人,你看那个怎么样?”

“太瘦。”

“那个呢?”

“太胖。”

“那边那个呢?”

“太矮。”

“苏子沐,你就不能认真一点,照你这么说,那么多男人就没一个能入你法眼?”

“我是选男伴,肯定要带的出去,这些一看就不是我的菜,就算勉强带过去,沈杭之会相信?”她随口说,“实在不行,明让亦青哥做我的男伴算了。”

“我哥?不行。”

“为什么?”

“我哥跟沈杭之都认识,就算他陪你去,也没有什么用啊!关键是达不到我们想要的效果!”

“借口,你就是舍不得。”

“。。。。。。。。”

有手机消息来,她低头看了一眼,起身道,“我哥让我们上去。”

到了第五层,整个氛围都安静了一些,她们踩着柔软棕色地毯走到一扇门前,推开门就看到偌大的包间正中间放着一张桌子,四个男人围在桌前正在打扑克。

苏子沐淡淡看了一眼,除了正对着大门的谈亦青,其他两个不认识,另外一个背对着门,暂时看不到长相。

“哥。”谈心叫了一声。

“先坐,等会就好。”

谈心自然不好打扰,拉着苏子沐在一侧坐下,茶几上,水果甜点一应俱有。

“除了 我哥,其他三个怎么样?我觉得无论颜值还是实力都在沈杭之之上。”谈心给她剥了个橘子,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道。

。。。。。。

那边,谈亦青抽了一口烟,对这一侧的男人说,“顾骅,你小子最近忒不厚道,东城的那块地皮招呼都不说一声,就偷偷给买下了?”

“跟你打招呼,还有肉吃吗?”顾骅轻笑一声,“ 谈总,你总得给兄弟留点活路。”

“青哥,骅子这招还是跟你学的,西郊那块地前景大好,这东城就别计较了。”

“看来,你有插一脚。”谈亦青睨了他一眼,“行啊,弘子,真没看出来。”

“沾沾光,沾沾光。”

就在他们说话间,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赢了,给钱。”

“不是吧?”邹弘拿起牌了一眼,“哥,你今天晚上运气也太好,这是要把我们三个‘吞’了啊?”

“三位现在都是大老板,接济下我这个穷人也是应该的。”

三人眼角皆抽搐了下,一阵无语。

男人波澜不略过他们三,“还玩吗?”

“怕了怕了,”邹弘看了一眼坐在沙发那边聊天的两个女人,笑着说,“输钱多没意思,还是陪美女聊天带劲。”

 

第007章、中招

说着他端起桌子上的红酒喝了一口,起身就朝着她们那边走过去。

人不齐,牌也没有打下去的必要,顾骅后仰靠在椅背上,漫不经心的说,“承中,这马上就要满五年了,有些事该放下了。”

对面谈亦青看了他一眼,又把视线落在沉默不语的男人身上,“骅子说的对,你也一把年纪,整天耗在医院也不是个事,老爷子这些年因为你的事没少生气,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你该为自己打算打算。”

男人掀眸睨了他们一眼,“你们两个喊我过来,是商量好的?”

“我们是怕你在医院继续待下去。”谈亦青抽了一口烟,“何况,我也是受人之托。”

受谁之托不用明说,他也能猜测出来是谁。

。。。。。。

“心妹妹,不介绍介绍?”邹弘看着面前肤白貌美的女人,只觉得眼前一亮,有些惊艳。

谈心笑着说,“弘哥,这是我好闺蜜,苏子沐。”

“瑞安药业的那个苏家?”

“对啊。”

邹弘笑道,“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漂亮的闺蜜?心妹妹,你这当妹妹的可就不地道了。”

“子沐不喜欢这些地方,这次还是被我拖来的,弘哥你可不要胡思乱想。”说完,她不等回答,就扭头介绍,“子沐,这是邹弘,跟我哥是十年的好友。”

苏子沐点点头,笑着招呼了一句,“邹总,很高兴认识你。”

“那么客气干什么,既然是心妹妹的闺蜜,那就叫我弘哥好了,”邹弘在谈心身边坐下,低声道,“心妹妹,要不把你闺蜜介绍给我?刚好弘哥我最近缺女友。。。。。。”

“想都不要想!”谈心瞪了她一眼,“你要是敢对她下手,我就咒你以后身边都没有女人。”

“要不要这么狠?”

“哼。”

那边谈亦青不紧不慢的走过来,看到谈心朝着邹弘翻白眼,失笑,“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没事,我这不跟你妹联络感情呢嘛?”邹凯转移话题道,“骅子跟哥呢?”

“谈事儿去了。”谈亦青说完,问道,“心心,你带子沐转过没?”

“还没。”

谈亦青看向苏子沐,“子沐,你是第一次来,我带你去转转?”

“谢谢亦青哥。”

眼下时间还早,远处蓝粉戴着橘的晚霞布满了天际,美不胜收,床上灯火通明,随着夜色降临,也逐渐要进入了高潮。

转了一圈,苏子沐才知道这条船上娱乐设施一应俱全,除了不正规的那些,还会休闲娱乐的地方。

谈亦青接了个电话,就让谈心照顾好她,便匆匆离开了。

“我哥每次来都事多,我们自己玩吧。”谈心眼眸转了一圈,碰了碰她手臂,“子沐,我弘哥这人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意思?”

“给你当男伴啊!他那个人我知根知底,也好说话,只要我开口他肯定会帮忙,再有,邹家这身份也不委屈,更重要无论身份还是其他,都比沈家要高几个层次。”

苏子沐想到那男人打量探究,一副很感兴趣的眼神,摇摇头,“我觉得不靠谱,何况,他跟你们家那么熟,要是被人诟病,以后见面也尴尬。”

“。。。。。。不是吧,考虑那么多?”

“我自己挑吧,你不用给我操这个心。”

可能是太无聊,谈心还是憋不住手痒,要去赌几局,苏子沐让她好好玩,自己则是找了个相对安静一些的地方观海,喝酒,吃甜点。

等她一杯酒吃了底,头微微有些晕眩,甩甩脑袋,视线有些模糊。

心陡然一沉。

扶着躺椅起身,只觉得身体一软,整个人又软绵绵的摔了回去......

这个时候,她就算再傻,也知道是被人给下药了。

什么药?

她无暇细想,摸索着拿手机想给谈心打电话,刚拿出手机,还没摁下去,手机就被人给抽了去。

紧接着,她被人给扶起,拖着往楼上走。

苏子沐抗拒挣扎,全身却使不上一丝一毫的力气,就好像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离一样,全然不听使唤。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深蓝色的制服裤,可以肯定这人是这船上的服务生。

男人不说话,用力带着朝三楼回廊最后一个房间走去,打开门,就把她推了进去。

苏子沐软软的倒在地毯上,耳边传来门落锁的声音。。。。。。

......

她用力翻过身,往床边爬,她记得房间床头柜上有连接到服务台的座机电话。

不等她爬到床边,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门被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她扭头看向门口,隐隐绰绰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朝着她走来。

“谁?”

男人看到她双颊红粉,双眼迷离,吞了一口唾液,伸手迫不及待的就把外套脱了,“宝贝,我是你未来的老公啊……你现在的样子可真美。。。。。。”

“周申?”看着朝他靠近猥琐的脸还有熟悉的声音,顿时辨别出他是谁,

“对,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小爷早就说了,回让你臣服在小爷的胯下。”他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一把搂住,嗅了嗅,“真香......”

“你......你放开我!”苏子沐只觉得全身难受的很,对于周申的靠近,她竟有些渴望。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确定要我放开你?”周申笑的一脸下流,他已经很久没有玩到这么正的女人了,想到待会她会在他身下的画面,就忍不住的兴奋。

“周申,你今天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苏家肯定不会放过你。。。。。。”她虚软的推着他,神志开始有些不受控制的恍惚。

“放心,等我们坐实了关系,我就会亲自上门提亲,到时候,你就算不嫁那也得乖乖做我周申的老婆。”周申将她压在床褥?,低头就去亲她的唇。

苏子沐慌忙撇开脸,唇落在她的脸颊?,她一下子就崩溃了,哭着说,“周申,你个王八蛋,你要是敢碰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我要你们整个周家陪葬。”

“闭嘴吧你,”周申捂住她的嘴,埋首在她颈部咬了一口,喘着粗气大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周申对她早已垂涎已久,但是碍于两家之间的关系,一直都控制着自己的本性,这女人一二再而三的拒绝他,死心塌地的跟那个沈杭之,今日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下手的契机,他又怎么肯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只要他成了苏家的女婿,以后的日子一片光明。

他心里激动得无以言表,却忽视了随之而来的危险。

“砰”剧痛蔓延开来,周申惨叫一声,抱着脑袋从她身上下来,看到一手红色粘液,骂道,“你这不知好歹的破鞋,我不嫌弃你是个烂货已经是抬举你,你还给我蹬鼻子上脸,看来不给点教训,你是不知道我什么脾气!”

周申把衬衫脱下来,摁住头顶伤口,气急败坏的朝着她走过去。

“你别过来。”苏子沐手持烟灰缸挥舞,神志已经濒临失智的边缘,周申上来几次,都被她动作给弄退。

妈的,难道药量不够?

不会,药是他亲手放的,我是他亲眼看着她喝下去的。

周申看着她‘发疯’动作,冷笑两声,先让她好好发泄发泄力气,等会再好好收拾她。

两人僵持了十分钟,门铃忽然响起。

“谁?”

 

第008章、重点

“先生,您十分钟之前说完要医药箱,我是来送医药箱的。”

闻言,周申起身,看了一眼床上已经神思涣散的女人,勾了唇,“看你再凶,等我处理了伤口就来找你。”

……

“哥,你说骅子最近投的项目能有多少利?”邹弘虚心请教。

虽说韩承中现在是医生,但对于投资方面那是独具慧眼,任何项目只要他能看上眼的,保证稳赚一盆钵。

刚牌桌上没见他参与,私下他想单独咨询咨询情况。

韩承中淡淡道,“东城的投资,你不会亏。”

“有哥这话我就放心了,老头子最近盯我盯的紧,要不干点成绩出来,估计又要一顿批斗。”

“你还会怕?”

“瞧你说的......”

这时,走廊上一扇门被打开,男人捂着脑袋,白衬衫上都是鲜红的血,伸手接过服务员手机的急救箱就关了门。

虽说关门的动作快,但床上的景象还是被男人收入眼底,那身段,那手腕。。。。。。想到这里,脚步下意识一顿。

邹弘见他忽然停下来,问道,“哥,怎么了?亦青还等着呢。”

男人波澜不惊的说,“邹弘,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你先过去,我等会就去。”

“这又没马路车子,你有什么。。。。。。”邹弘对上他的眼眸,立刻笑道,“好好,那我先过去,你快点来。”

“嗯。”

等邹弘一脸懵逼的离开,韩承中转身走到那扇门前。

抬手轻叩。

“谁?”

他没有回答,继续叩。

“真烦,”门被人打开,周申看着门外身材挺拔,英俊逼人的男人,皱眉,“你谁啊?有事?”

他并没有跟周申废话,直接了当的说了一句,“我要你房间的女人。”

周申像是听了笑话,冷笑两声,“兄弟,你是在开玩笑?老子的女人凭什么给你?赶紧走远点,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说着,他把门关上,却是被一道猛力给弹退好几步,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看着迈步已经进来的男人,凶神恶煞说,“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我看你是活腻了。”

韩承中对他的话置若罔闻,视线直接锁定躺在床上的女人,细腻的肌肤透着不正常的红,以他这么多年的经验来判断,她这很可能是被人给下药了。

犀利的眼神扫过去,“你给她下的药?”

周申不知怎么的,在男人逼迫性的眼神下竟然有片刻的心虚,很快这心虚就被他给理直气壮的掩饰住,梗着脖子道,“小子,我看你就是找事,老子自己的女朋友用得着下药?”

一拳猛的挥舞过去,想要先发制人。

眼看着拳头就要落在男人的脸上,电光火石间,男人伸手截住他的拳头,另外一只手扣住他的手肘,轻轻松松将他掣肘在地。

周申疼的嗷嗷叫,嘴里不服气的骂骂咧咧。

床上的女人咛嘤出声,脸上露出不能抑制的难受表情。

男人黑眸微眯,手下用力,瞬间周申手臂脱臼,发出绵延不绝的惨叫声。

韩承中脱下西装外套将床上的女人包裹住,抱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经过周申身边时,裤腿被人扯住。

“这是我。。。。。。我的女人,你要带她去哪?”

他冷了眸光将他一脚踹开,一言不发的扬长而去。

船舱的客房里,韩承中将女人放在床上,随即拿出手机播了一个电话出去,“顾骅,给我找个医生过来。”

那边正在看股市的男人听他这样说,敛眸问,“谁受伤了?还有你自个不就是医生吗?”

“我是外科医生,对下药这种事不精通,找个有经验的过来。”韩承中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顾骅挑了下眉,打了电话派了一个医生过去。

这艘游艇上,一直以来都有医生备用,为的就是防止突发情况发生。

早知道人多口杂,这些世家官宦子弟,一个不高兴,互相斗殴也是常有的事,以往也经常发生,不过都是些小伤。

。。。。。。

“她怎么样?”韩承中蹙眉问,声音里透着淡淡的不悦。

医生战战兢兢说,“韩先生,这位小姐是被下了药......”

“说重点,怎么解?”

“韩先生,这位小姐中的是最近船上很流行的‘春香’,我看她这样子......还挺严重,如果不解,恐怕以后生育方面会有些影响......”医生看着男人逐渐阴鸷的脸色,低着头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顾骅本就让他敬畏,这能使唤上顾先生的,那必定是更不好招惹,身份卓然的大人物。

韩承中沉眸,“所以,到底怎么解?”

“需。。。。。。男女。。。。。。”医生尴尬的咳嗽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

《你最珍贵:韩先生驭妻有方》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

极速快乐8 秒速快3 极速快乐8 乐彩网导航 幸运飞艇官网 PK10牛牛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三分PK拾平台 幸运赛车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