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墨是主角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余墨是主角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1995

时间:我的1995作者:羽墨半眉来源:KX

我的1995又名是主角余墨免费在线阅读,我的1995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羽墨半眉写的一本讲述余墨故事的小说:余墨,一个中年大叔,一心想过着为岁月静好的生活,却惨遭感情的背叛。他跳下大江,结束自己可悲的一生,却意外重生在了高中时代。不想余生只剩归途,那就撸起袖子干,这一世,我发誓要改变自己的人生!...

《我的1995》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背叛

屋内一片绮丽,男子肥胖的身躯压在一副娇嫩的躯体上,身下的的女子翘挺的胸,雪白的胴体,泛着微红。

“嘭!”

房间的门被巨力推开,一个白衣男子钻了进来。眼前的画面像一柄利剑刺在他的心窝,他苍白的嘴唇不停的颤抖着。

“杨清,为什么?”白衣男子癫狂如兽,却又极力地克制着自己。

不像肥胖男人的慌乱,杨清只是一个恍神便平静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像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坦然。她起身下床,拿起浴巾在娇躯上随手裹了一下,施施然的来到白衣男子身边。

“为什么?哪有什么为什么?”

撩起肩上的乱发,杨清娴熟地点了一支烟,指尖袅袅的烟雾穿梭在蓬松的发间,灰白的有些漠然。

“我本来是打算今晚跟你说清楚的,既然你发现了,倒也省事了。余墨,我们之间……完了。“

决绝的话语好似海面上的冰山,坍塌的无声无息,余墨环视着周围那熟悉的一切,脸上的肌肉扭曲颤抖着:“杨清,这是我们的家啊,你怎么能……”

“这只是一间租的房子,哪来的家?”

余墨哽咽的喉咙中,像塞了个滚烫的铅块,顺着喉咙一路穿刺下去,痛的他喘不出气。

“我把最好的青春都给了你。余墨,我们两清了!”杨清极其的冷静,冷静的甚至有些残忍。她吐出最后一口残烟,意味深长地说:“说实话,余墨,我不想再过满身地摊货,买一杯星巴克都要犹豫半天的生活了。”

余墨呆呆地站在那里,只觉得天地都在旋转,胸口处的利剑每时每刻都在切割着他,痛得他喘不过气来。

“他能给你幸福吗?”像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余墨指着床上那个一脸肥肿的胖子。他恨不得手里有把刀,将对方碎尸万段。

可是他不敢……

不止是理智,还有心底角落里的懦弱……

杨清冷笑着摇着头:“至少他能给我LV。”

……

余墨不知道怎么走出的房间,也不知道怎么走到了大街上,他好像聋了,哑了,傻了……

只是在长街上不停的走着。

人流涌动,车如马龙,而他,只身一人。

天上不知何时下起了雨,豆大的雨点打在脸上,生疼。

他强迫着自己不要在脑海里倒放着过去的画面,可偏偏那些回忆自顾自地一遍遍地刺痛着他。

他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面的那天,樱花树下,春风吹来,粉红的花瓣,像极了少女羞红的脸庞。落英缤纷,一朵朵,一片片,犹如飞舞的精灵在她的裙摆边环绕。她低眉轻嗅,人比花娇。

这个女孩是亲戚介绍给他的,本来只是奔着传宗接代去的,却没想到爱情来的太快,他措不及防!

那天余墨手里拿着一本《张爱玲的散文集》,不是为了伪装点文艺气息,实在是余墨很喜欢这本书。

“你读过《迟暮》吗?”

余墨没想到女孩也读张爱玲,这一点共同爱好迅速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此情此景不是应该读她的《爱》吗?……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的问一声‘哦,你也在这里吗?’”

“所以,你在这里了?”女孩有些俏皮。

“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命运让我在这里的。”

她噗嗤一笑,双眼弯成了新月,美的动人心魄:“你都是这样追女孩子的吗?”

“不……不……不,准确的说,多巴胺让我的思维变得有些敏捷。”

两人笑在一起,那场以相亲为名的约会很愉快。

两天后余墨收到了来自她一封信,里面没有文字,只有一朵樱花。余墨兴奋极了,因为他知道樱花的花语是:爱情和希望。

后来两个人就像情侣一样,逛街、吃饭、看电影,享受着爱情的那份甜蜜。而那年他们早已到了而立之年。

再后来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同居了,余墨拼命三郎般地努力工作,想要凭自己的双手给她一个未来,每每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踏进那个小家时,那温馨的气息都会带走余墨一整天的阴霾。

杨清开始画着精致的妆,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她告诉余墨:生活要有仪式感。

余墨顶着鸡窝头点点头说:今天的西红柿炒蛋真好吃。

不知道什么时候杨清开始埋怨余墨的工资太少,话题中都是某某同事今天又买了香奈儿的包包,某某老婆穿的是爱马仕。

余墨只能摸着干瘪的钱包安慰杨清说:她们都没你漂亮。

……

后来杨清偷瞒着他拿着存款,买了一个LV。余墨知道后和她大吵了一架。那次争吵后,他们冷静了好久。虽然余墨主动承认了错误,但是杨清却笑的有点勉强。再之后他们交流越来越少,杨清也刻意的回避着余墨,加班的次数越来越多,晚上睡的越来越晚。

有时候余墨会想起那句歌词:牵手的时候太冷清,拥抱的时候不够靠近!

……

余墨像一个游魂,孤独的游荡在川流不息的人流中,不知何时来到了一座大桥。

桥下滚动的江水东流而去,像岁月,像回忆……他抓不住,也留不下。

那些背叛的画面一帧一帧的在脑海里播放着,夹杂着往昔的回忆,决绝的话语犹在耳畔。

活着好累!

脑海里不知何时蹦出了这个念头,余墨翻身坐到了桥栏上,低头低着昏黄的江水。身后川流不息的车辆,无视这身在边缘的可怜人……

这几年他实在是太累了,由于大学的专业太烂,毕业后他只能选择做了一个高三的培训班老师。认识杨清后为了能多挣点钱,他包揽了物理,化学两门课的培训。

虽然每天讲课,喉咙都像吞碳一样难受。但每每想起再奋斗几年他就能买一套房,和杨清幸福的生活。他还是咬紧牙关,满怀希望。

而如今梦被撕的粉碎,什么也没有了……

……

“杨清,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余墨咬牙切齿,愤怒的呼喊着。

“喂,小伙子,你不要想不开哈”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身后想起,余墨转过头,一个苍老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小伙子,生命诚可贵啊,有什么事下来再说”老人说道。

余墨没有回答,脑海中像有一个魔鬼在和理智交锋。

跳下去,就没有那么多烦恼了……

“小伙子,想想你的父母,想想你的爱人,别为了一时之气,做了后悔事啊”老人谆谆的说着,身后的人开始多了起来。人群中大多数人掏出了手机,一脸漠然的拍着……

“你们别拍了,快劝劝人家啊”老人急了,转过头对着人群说。

这世间果然就是这般冰冷,余墨嘴角冷笑。转头盯着江面,那里仿佛有个巨大的黑洞旋转着。脑海里魔鬼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跳下去,你就不再累了。”

嘴角的诡笑越来越大。

“林茂公司的杨清,你出轨,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余墨回头对着人群喊着,双手一放,无声的跳了下去……

“喂喂喂,你拍到了没……”

……

“快快……快传抖音,这把一定能火”

“哎,别挡我镜头”

……

“老铁们,看到没,他跳下去了……跳下去了啊。双击加关注啊,我来报道后续……”

“现在的人都怎么了这是?唉……”老人无声的叹息着,走出了人群。

汹涌的江水,不断的灌进余墨的嘴里,鼻里,他挣扎许久后闭上了眼睛。

他感觉自己在做一个梦:原来自己在一节课上睡着了,几年的风雨,所有的经历都是趴在桌子上的一场梦。告诉同桌,说自己做了个好长的梦,同桌骂自己白痴,叫自己好好听课,看着窗外的球场,阳光撒在脸上,一切那么熟悉,又那么充满希望……

 

第2章 梦回高中

天色昏暗,初夏微凉,窗外淅沥沥地下着小雨。

“啊!”余墨从课桌上惊跳了起来。

本来安静的课堂被他一吼,更静了。班上的同学齐刷刷地回头看着他,像看着傻子一样。

“余墨,你干什么?”一个带眼镜的女老师大声呵斥着。只见女老师头上顶着过时的卷发,上身穿着白色棉布短袖,下面配着黑色的裙子,迎面扑来一股90年代初特有的气息。

余墨傻站在那里,皱眉暗想:”刘老师什么时候变这么年轻,上次同学聚会不是已经五十多数了吗?”

再低头看看身边的同桌, 魏旭留起了高中时最爱的锅盖头。一身洗的泛白的蓝格衬衫,上面隐约还能看到油渍。胸前不伦不类的挂着“卢安市一中”的吊牌。 

“哈哈哈……老魏,你这锅盖头真显年轻”余墨笑的揉了揉魏旭的头,搞的魏旭一脸惊诧。

“余墨,你还敢在那笑!”刘明月气不打一处来,拿着教棒杀了过来。四周的学生幸灾乐祸的看着“倒霉鬼”。

余墨傻笑的看着刘明月夸赞道: “哎呦!刘老师,您这会也年轻!”

四周的学生顿时傻愣了,一脸的懵逼表情,齐齐的表达着:这孩子,怕是傻了。

刘明月并没有因为这种马屁,缓和了面色,而是愈发的愤怒。

“余墨啊余墨,老油条了是不是?”

刘明月尖锐的呵斥声吓的一旁的魏旭瑟瑟发抖,赶紧把头低的更深了,生怕把战火引到自己身上。

“给我翻译下黑板上那句话。要是翻译不出来,你就给我一直站着。”

“怒伤肝,刘老师”余墨撇了撇嘴,兴趣索然的看了看黑板,上面写着:

Citizens may have free access to the newly-built library。

周围的学生难得看一场好戏,有人小声嘀咕道:“这下完蛋了,他恐怕答不出了吧?”

“你指望一个只考33分的人来回答,你想多了,哈哈……”

议论声虽小却刺耳。

“在我的梦里,还能被你们欺负了!”余墨冷哼一声,很是不屑。大咧咧的走出座位,当着刘明月的面径直走向了讲台方向。

整个班的学生像傻了一样,目送着余墨从身边走过,像极了目送一个离经叛道却又敢于战斗的“英雄”。

他要干什么,要当着我的面走出去吗?刘明月有些骇然,整个人都痴了。

……

余墨没有走出去,只是走上了讲台。

“你们这群学渣,这个题目真是 so easy!”余墨站上了讲台,拿着粉笔在句子上画了画。“Citizens是市民的意思,而这个free access 则是免费获取的意思,newly-built就更简单了,是新建的意思。所以整个句子综合起来翻译:市民可以免费使用这个新建的图书馆。”

“懂了没?” 余墨讲授的惬意轻松,宛如回到了曾经熟悉的讲台。虽然他是理科老师,但这种低级的英语,对一个大学六级英语都过了的人来说,小菜一碟!

环视四周,许多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周军,郭丽,杨浩,吴征宇……上次十周年同学会的这群人,如今都还是一副年轻稚嫩的脸……

梦回高中,我还不是王者?余墨站在讲台上笑的很灿烂

整个十班的学生,望着站在讲台上的余墨,就像同时遭到了雷劈。每个人脸上都在禁不住的抽搐。

“懂……懂了。”台下的学生不知谁小声的冒了句,打破了长久的宁静。

刘老师面色铁青,看着余墨再次施施然的走了回来。

“刘老师,我翻译的可好?”

刘明月感觉到了挑衅,但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惩罚这样的学生。何况对方还言辞达意的替自己上了堂课。

忍住,保持笑容,保持专业老师的素养。

刘明月不断的释放着让自己平静的信号。回想起校长昨天的会议精神:不能体罚学生,让学生带着平静的心态去高考。

她忍了……

面带抽搐而又优雅地走回了讲台。

……

看着魏旭机械般的竖起了大拇指,余墨嘿嘿的笑着说:“这样做梦才惬意,你说是不,老魏?” 

“白痴啊,都TM快高考了,你还白日做梦。能不能跟哥们学学,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魏旭抖了抖手里的《神雕侠侣》,语重心长地说。

“快高考了?”余墨哑然的问。

“这位仁兄,瞅那……” 魏旭手指着黑板上方,红纸写的几个墨色大字。

“距离高考还有60天”魏旭一字一字的小声读着。

“这个梦做的真扯淡,还TM高考了。”余墨嬉下意识地上下打量下自己,笑容逐渐的凝结了起来。

“老魏,我记得你书桌里会放镜子的。”余墨心头异样的感受愈来愈强。

“给你,长的不好看还臭美!”魏旭嫌弃的丢个镜子过来。

余墨只看了一眼,就惊慌地丢掉了手里的镜子。

那里面是张年轻稚嫩的脸,那张脸和他前几天无聊时翻的高中照片一模一样。余墨脑海里浮起了一丝不安的想法,对着魏旭颤声地说:“老魏,你掐我下……”

“还有这么变态的要求?不过我喜欢。”魏旭嘴角坏笑着,右手用力拧在余墨的大腿上。

“啊!”余墨疼的跳了起。不止是肌体的疼痛,还夹杂着一些未知的恐惧。

“余墨……又是你!”刘明月再次人被打断,胸腔里本已经压下去的怒火,此时犹如迸发的火山,喷涌而上。她狠狠地把书摔到了讲台,提着教棍跑了过去。

而余墨更是傻了,身体的疼痛和脑海里纷乱的念头,让他根本分不清当下是梦境还是现实。

“难道,我TM穿越了?”余墨站着的十秒钟,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  

刘明月冲了过来,指着余墨的鼻子吼道:“余墨你要是不想上我的课,就给我滚出去,但别耽误其他同学。”

“想想你上次月考英语考了多少分,33分,还好意思在那给我鬼叫,真是烂泥扶不上墙!我看你也别高考了,省的给我出去丢人!”刘明月巴拉巴拉的一通大骂,雪白的脸被气的通红。显然这几年的执教经历,还没人像今天这样挑战她的底线。

余墨被当头棒喝的清醒过来,盯着黑板上还没擦掉的那句话,灵机一动地说道:

“那个……刘老师,我其实是想提醒你,Citizens,少写了i。”

教室里一片哄闹,刘明月回头看了看自己的板书,的确是少写了字母。顿时一肚子火被硬生生的憋了回去,猪肝色的脸死死的盯着余墨。一时间教室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尴尬。

“刘老师写了这么久的板书,漏写一个字母不是很正常吗?大惊小怪,没事找事。”学习委员金祖浩冷言道,立刻给刘明月解了围。

刘明月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压了压心头的怒火。优雅的清了清嗓子说道:“有些同学,应该多把精力留在的月考上,留在高考上。别老是做那个拖我们十班后腿的人。”

余墨撇着嘴坐下,心有余悸的看了看旁边的魏旭。对方张着大嘴对余墨同时竖了两个大拇指。

“哥们服你!”

余墨尴尬的笑了笑。

接下来的几节课里,余墨眉头紧锁,没有再说一句话。表面上他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盯着书,一副努力学习的模样。而实际上脑海中早已乱成了一团。

虽然脑补了一大堆穿越注意事项,但是前一刻还在江边自杀,这一刻又回到了高考前夕,这种命运的安排,他有些措手不及。

但是中年人长期以来养成了习惯,还是迫使他冷静了下来,开始仔细地梳理着当下的情况。

第一,他要再次确认目前并未梦境而是现实; 二,谨言慎行,不能暴露任何细枝末节让人猜到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想完这些,他又开始分析起目前的状况:前世杨清的背叛除了让他心痛外,却也透彻地告诉了他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钱不能改变一切,但一切却因钱而改变。

有些看似浅显的道理,前世的他体会了十多年,早已刻骨铭心。

这场穿越既然给了他新的选择。

这一世,他将不再活的像芸芸众生中的蝼蚁那般,辛勤的耕耘半生,还买不起一平方的蜗居之所;

行走在拥挤的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终究来临的归途!

既然命运给了他重来一次的机会,让他脑袋里装的有比别人早二十多年的经验,手握的更是各行各业的将来发展趋势和前景。

这就好比考试提前有了答案,竞猜提前知道了比分。

想到这些余墨紧握起了拳头,胸中激昂的情绪也久久不能平息。

“叮铃铃”奇怪的声音在耳侧响起……

 

第3章 近乡情更怯

一阵下课铃将余墨从澎湃的激情中唤醒。

”老余,放学了,你一脸通红的干嘛呢?吃春药啦?”魏旭了一把余墨的肩膀,一脸淫荡的笑着说。随手把自己的武侠小说丢进书柜,拉起坐在凳子上发呆的余墨。

”快点啦,回去吃饭,晚上还有自习呢。”

余墨有些无奈,木然的看了看窗外,自言自语的说:“是啊,要回家了。”

……

“有些人,有点自知之明,别又拖十班的后退,哼!”两人路过金祖浩的身边,金祖浩故意放大了嗓门,眼中满是鄙夷的神色。

余墨停下脚步,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金祖浩。几十年的老道经验,此时再回首看着这些低级的冷嘲热讽,他非但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些想笑。

“走,别理他”魏旭拉着余墨,生怕他生气动手打人。

……

魏旭拉着余墨一路下了楼,走进了放学的人流中。

“老余,你今天有点奇怪啊!”魏旭突然一脸认真的看着余墨说道。

“哦?什么奇怪的?”余墨避开对方的眼神,假装不经意的看了看四周。

“第一,按你的狗屁英语水平,通常是翻不出来黑板上的那句话;二,你竟然敢和刘明月叫板。”魏旭抱着余墨的肩膀皱起了眉头。

“不过,想到刘明月那张被你气的发青的脸,我就解气。哈哈……”

“呵呵,偶然……纯属偶然。”余墨精明的双眼扫过魏旭,短暂的停滞。看到对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一颗倒悬的心才放了下来。

魏旭一边慢走,一边叹了口气,无奈的说:“老余,有没有想过假如考不上,你会做什么?”

“怎么可能考不上呢?”余墨抬起头看着天空,夏雨洗刷过的天空分外的蔚蓝,丝丝的白云飘在空中,惬意而轻松。

他胸中澎湃的自信,此刻直想大吼一声。

“啊……”一阵奋力的嘶吼,余墨用尽了全力。前世带来的那些胸中的郁结,在这一吼中尽数消散。

这一吼,也引来了一大片异样的眼光。除了摇摇头,大家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或许比较是理解高中生活的压抑。

“老余,你今天是认真的吗?为什么老是乱吼?”魏旭无奈的问。

“我是在宣泄青春,哈哈……”余墨没理会,昂首阔步的走开。

“宣泄,宣泄也好。省的早泄,哇哈哈……”魏旭在后面放肆的奸笑,看着快步离开的余墨,赶紧又追了过来。

”你还没告诉我,你准备干嘛呢?”

……

幸好余墨机智,说自己忘了自行车位置。虽然被魏旭嘲笑一番,却好过于一遍遍的拿钥匙试过去,到时说不定又赢来不必要的麻烦。

告别魏旭,余墨骑着车沿着前世的记忆一路骑行。不消半刻,就到了一个小巷。

余墨下了车,推着车走进了小巷。

眼前还是那般的熟悉而温暖。夕阳西下,斑驳矮旧的小巷被染得有些斑斓。巷口处修鞋的张大爷还是带着他那副老旧的眼镜,小心的缝着鞋底。看着余墨走过来才抬起头慈祥招呼了声:“小墨,放学啦?”

“嗯,张大爷您好。”余墨点了点头,鼻子忍不住一酸。前世他每逢放假,他总会默默的来到这里看一眼。

即使这里的一切都已物是人非了,但那些过往的记忆,却没随着时间被尘封了起来。

这里留下了他太多的回忆。

童年时的糖水冰棒;少年时的黑白电视剧;父亲那宽大温暖的手掌,还有母亲那美味可口的饭菜。

好景不长,时光难留……

大学时,为了给父亲治病,母亲卖了这里的房子,最终他们也没能留下父亲。这是他这辈子心头最深刻的痛。

父亲离去的那一刻,他心间依靠的那座大山也坍塌了。

父亲走后,母亲执意一个人住在乡下,余墨知道母亲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他曾无数次的表达,接她到城市里住,而母亲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她一直念叨着说:父亲走的早,自己没帮他太多,也不想拖累他。

这些过往的回忆,总是不经意撩拨着余墨的心房。他此时很害怕再次看见他张脸,说不定他会忍不住扑上去抱着他,告诉他,这么多年来他很想他。

到家了。

两步拆做三步地挪到那扇门前,余墨深吸一口气。揉了揉发红的眼睛,整理完自己的情绪,才推开那扇门。

“爸,妈,我回来了。”余墨扫了一眼桌上早已准备好的饭菜。

听到话音,母亲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年轻了很多。余母微笑着说:“你先吃,你爸爸出车还没回来”

余墨这才想起来了,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余父早年下岗后,改行做起了人力车。

都是为了供自己读书,才落下了病根。

想到这里,余墨的眼睛又朦胧了,幸好母亲没有发现异样。

余墨低着头,吃着饭。饭菜很香,心里却不是滋味。一面是家人团结的喜悦,一面却是那种久别重逢的畏惧。

“小墨,好好读,上次成绩不代表这次。妈妈相信你”余母看到余墨的异样,出声安慰道。随手夹着为数不多的肉放到了余墨的碗里。

余墨重重的点了点头:“妈,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也一定会考上最好的大学,将来让你和爸过上好日子。”

“好,妈相信你!”余母的脸上浅笑着,有些不适应儿子突然的懂事。

吃完饭,余墨就匆匆的走进了房间,躺在床上开始再次仔细的整理自己。他再三的确认了自己现在所有的记忆都属于2018年,因为他能清楚的记得前几天吃的饭菜,甚至清晰的记得昨天课堂,他给学生分析的高考试题。却想不起这一世今天父母跟他说的话,老师布置的作业。

“高考试题……”

余墨突然想到了什么,翻身跳起来,快步来到书桌前,翻开了桌上的物理和化学复习资料。

一眼望去,余墨微笑了起来。越翻脸上的笑容越浓,最后他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一个个题型,演算方法,他一目了然。

摩擦力,加速度,氧化还原反应,化学平衡移动等等。这几年培训学校里老生常谈的一个个问题点,此刻看来分明那般可爱动人。

这么多年,他一直深耕在高三的复习教学上。为了增加自己的习题解析能力,他曾经特意分析过每一年的高考习题。而正因为杨清的出现,他还包揽了物理,化学两门的教学。

不得不说命运似乎早有定数。

前世因为自己的学历,他就业时处处碰壁。

此时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他还依稀记得:1994年的高考模式进行了改革,在高中会考基础上,又推出了“高考3+2”科目改革。即文科“语数外+历史、政治”,理科“语数外+物理、化学”总分750分。作为改革后的第二年1995年,如果他所记不差的话,他所在的A省本科分数线是524分,重本则是580分。

关于这一年的高考,他记得语文的作文题目他印象最深。是一首寓言诗《鸟的评说》,然后要求考生根据对话写一篇议论文。而英语作文是根据地图给PETER指路。

想通这些余墨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自信。一直念念不忘的汉江大学好像已然成了囊中之物。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余墨的笑声。

 

第4章 定个小目标

<厚着脸皮要推荐,收藏!>

余墨打开门,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那个给他生命,奉为亲人的人;那个从小把他扛在肩上,视为英雄的人;那个为他辛勤奉献,不求回报的人;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永远追悔的人。

直到此刻他重新站在了自己的眼前。余墨仍然觉得一切好似一场梦。

余墨哽咽的喉结在不住的跳动着,他拼命的控制着眼睛的酸涩……

他此刻好飞奔过去抱住他,然而他却动也不能动的站着。

一瞬间的定格,好像过来一个世纪……

“一个人在房间里傻笑啥呢?”中年人打破那仿佛一个世纪的平静。他拿着脖子上的毛巾擦着通红的额头。不知是下午的雨水还是汗水,灰白色的短袖上可以看到斑斑印记,而那张黝黑的脸庞上却依然挂着微笑。

“爸……”余墨喉咙里吃力的挤出了那个他已经许久不用的称呼。

“吃过了没?”余父没察觉出余墨的异常。

“嗯,吃过了。”

“没事,陪我再吃点,爸特意给你买了点卤味,给你解解馋”余父小心翼翼的从布袋里掏出一个油纸包,一层一层的打开,里面装着六个卤好的鸭爪。

“袁记的卤味,爸知道你喜欢吃,特地给你买的”余父浅笑着说。

余墨趁余父不注意,别过脸快速的拭去眼角的泪。转脸强笑着说:“爸,您拉车辛苦了,您多吃点。”说着拿着一个大大的鸭爪递给了父亲。

余父接了过来,嘿嘿一笑的对着余母说道:“看,还是我儿子心疼我。”

余母笑着把剩菜剩饭端了上来,三人围坐在一起。余墨看着父亲大口的吃着,听着余母有一句没一句闲话着家常。

夕阳的余光透过玻璃窗洒了进来,将小小的房间染的金黄。余墨只觉得一切仿佛又回到从前,那个充满爱和温暖的地方。

家,人生的驿站,心底的最柔软的地方,那里也一直是我们避风的港湾。多少游子,离人,不管历经千难万险,永远念念不忘回家的路。

努力的压制着眼角的酸涩和喉咙的哽咽。余墨许久才开了口:“爸,我知道,我上次月考不理想,不过这次月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余父抬起头,静静的看着余墨,微笑着说:“小墨,爸记得以前告诉过你。一时的成败不代表什么,能坚持到最后,取得胜利的才是赢家。爸也相信,只要你肯努力,一定能考出好成绩。”

“嗯”余墨坚定的点了点头:”爸,那你给我先定个目标,这次月考我证明给你看。”

余父迟疑了一下,仔细端详了会余墨。笑了笑说:“上次考了300,这次考个400,每科进步个20分,我就满足了”

“爸,400分不是我的目标,我的目标是500。”

“噗……啥?”余父一口饭喷了出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余墨。

“小墨,爸知道你急,但是成绩进步那是得脚踏实地的积累,然后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可不能定不切实际的目标。也不能抄袭哈,我们老余家可丢不起这脸啊”余父语重心长的说着,说到抄袭时,更是加重了语气。

“爸,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余墨眼神坚定。

前世自己的不努力让余父一次次的失望,这一世他发誓不再让他失望。

想起自己的脑海里积累的是这么多年的高考培训经验,学习方法。他自信物理化学,他能拿到全分。而英语,语文,只要稍加努力, 600分都不在话下。只是考虑到一次性提升太多,难免会招人怀疑,所以再跟父亲定目标时他降低了标准。

“好……好……好,我信你”余父爽朗的笑着,眉目之间堆满了喜悦。一旁的余母也跟着开心起来。两夫妻互相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出了欣喜。

……

片刻的欢聚后,余墨就推着车去了学校。

整晚的自习,余墨像一个痴人一样。这边翻着语文,那边瞅着数学,偶尔口中还冒出几句英语。看的一旁的魏旭目瞪口呆,忍不住的说:“老余,你现在开始用功是不是晚了点?”

余墨没理会,只顾埋头整理。

魏旭看了看余墨不理他,只能无聊的再次投入他的武侠世界中。那里才是他灵魂的向往,梦想的栖息地。

余墨自顾自的分类习题,总结题型,脑中急速的调取前世培训的记忆。虽说自己当的是高三的培训老师,但他也不能确保每一科都能算无遗漏。所以他必须在这个时候择取复习重点,逐一罗列。

所以他需要一个详尽的复习计划,计划之前他需要多目前的知识储备做最基本的评估。

语文,虽然大学时文学的功底还在,这几年也没拉下文学方面的涉猎,但毕竟局限太大。高中的语文涉及的古文诵背,词语用法,他仍然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补习。

至于英语、虽然四、六级是过了。毕竟多年没有接触过英语考试,生疏了许多,同样需要语感的训练和语法的加强。

唯一的数学,数理化本就一体,他没理由会差到哪里去。只要能多做试题,总结归纳,应付考试应该不难。

离下次月考还有15天,这仅有的半个月,他要抓紧一切可利用的时间。

想到父母那殷切的期望,余墨就控制不住热血沸腾。心中大声的呐喊道:

余墨,燃烧吧!

 

第5章 未名湖畔的读书郎

一天之计在于晨。

作为全校第一的才女,周晗雪的成功绝非偶然,而是历经了无数心血的累积。旁人看到她耀眼的光芒时,却不知道她背后有多努力。

她习惯早起晨读,因为清晨的天气还未热起来,有着一天中难得的清凉。经过一夜休息的大脑此时记忆力最好,所以那些需要背诵的科目,她都放在这个时候。而学校的未名湖是晨读的最佳选择。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初夏晨光微露,微风中携带者清新的味道,有花香,有草绿,蓬勃的生机让人也跟着清爽起来。不大的未名湖宛如一面明镜,而它旁边棵棵垂柳,如同一个个在风中梳妆的少女,满头的散发,翠绿盎然。

周晗雪缓步行走在湖畔,隔得老远处就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朗朗书声。她有些讶异,因为往常她一直都是第一个出现。今天居然会有人比她更早,她很好奇。就循着声音远远望去,不远处一个俊秀的身姿映入眼帘。

“余墨,怎么是他?”

周晗雪心头暗自惊讶。虽然是同班三年,俩人却没怎么说过话。

但同桌李冉一直是个八卦王,关于这个余墨,她也略有了解。据说这个余墨一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小学他曾经连跳两级,初中又跳了一级,以全市前十的成绩进入了一中学习。对那些按部就班的学生来说。这简直是一个变态的存在。

但是上了高中后,似乎江郎才尽了,这个学神一路下滑,秒成了学渣。基本上成了所有学科的“垫底人才”,更是特别是英语,刘明月视她为眼中刺,肉中钉。

昨日更是抽了疯,在班级上上演了一出闹剧。想到这周晗雪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难道是临阵磨枪?”女孩暗自念叨一句,循着声音认真听去。

“There is a wholeness about the person who has come to terms with his limitations, who has been brave enough to let go of his unrealistic dreams and not feel like a failure for doing so. There is a wholeness about the man or woman who has learned that he or she is strong enough to go through a tragedy and survive, she can lose someone and still feel like a complete person.(人生的完整性,在于接受自己的缺陷,勇敢地丢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并且不觉得这样做是失败的;人生的完整性,在于知道自己足够强大,可以承受人生的苦难,可以在失去一个人时仍然觉得自己是完整的。)

字正腔圆的发音,虽然不像是正统的英式发音,但整段话读下来毫无磕碰,一点气息的停滞都没有。周晗雪突然有些疑惑,按照这种英语阅读发音水平根本不像一个只能考33分的水平。

“难道不是他。”周晗雪带着疑惑走了过去。

余墨抬头一眼走过来的人,雪白的皮肤,鸭蛋一般的脸上,眉如远黛,明媚皓齿;身着简单的白色连衣裙,让这个女孩看上去分外的纯美,气质。

周晗雪,卢安市国企老总的千金,市一中的才女,无数青年才俊视为女神的女孩。余墨脑海中回想起前世的一些事情,这种女孩离自己的世界太遥远,他只是看了一眼,便兴趣索然的转移了目光,继续投入到自己的英语朗读上。

“Hi,”周晗雪浅笑的上前打了个招呼。

“哦,你好。”余墨没想到对方会主动打招呼,他微微皱起了眉头,面无表情的回应着。

或许是前世感情的创伤后遗症,让这个少年此刻对女性有种偏执的不屑,或者说警惕。

昨天一晚上,他几乎没怎么休息,晚自习没完成的复习计划,他更加详尽的细化了它:具体到英语的阅读计划,语法加强;语文的古文诵读,写作素材的收集方法等等。

虽然前世摸爬滚打,伤痕累累的教训时刻提醒他:现在的这个社会努力未必超得过出身;拼搏未必赢得了潜规则。但是在高考这种还算公平的裁决方式面前,不努力的确没有任何出路。

所以他来晨读,而今天是计划的第一天。

“发音很标准呢。”周晗雪见状,只能随便找个话题打消尴尬。

“还好。”余墨嘴角挂着标准的微笑。

“哦,我是周晗雪,也是十班的”周晗雪伸出手,故意在加重了十班两个字的读音。

余墨听出了话外之音,礼貌的伸出手。微笑道:“平时交际圈不大,还请见谅!”这句话虽然客套话,却也是实话。偌大的十班,六十几号人,跟他相熟的一双手指都数的过来。

毕竟差生向来没什么交际圈,更何况是一个落寞的差生。

更何况这种天之骄女,天生的距离感就会让他保持距离。

周晗雪眼神扫在那张脸上时,突然停滞了几秒。虽然同班三年,她却不曾认真看过自己的这位同学,此刻一看却有些惊呆。

脸部线条如刀削般的俊俏,清秀而不失刚毅;干练而不失温婉。特别是剑眉下那双深邃的眼睛,仿佛历经了沧桑。那淡淡的冷漠,有着不匹配这个年纪的成熟感,只是一眼望便仿佛沦陷一般,不能自拔。

双手微握,时间仿佛静止一般。周晗雪忘记抽回自己的玉手。只是痴痴的看着对方,看着那双发沉静如水的眼眸。

余墨轻咳一声抽回了手。

周晗雪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低头,脸上火辣一片。心头暗叫:“自己这是怎么了”。

还好这种小尴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那不打扰你了。”

周晗雪害怕对方看出异样,低着头赶紧走。刚走几步,停下来转头浅笑着说:”余墨,很高兴认识你,月考加油!”说完便匆匆低着头径直走开。

余墨只是礼貌的点了点头,再次回到自己的阅读上去。

不多远处周晗雪找了个树阴处,低头朗诵着,只是今天的背诵效率出奇的差。落在书上的目光总是不经意的投向看着不远处那个俊朗的身影。

她有种错觉,这个自己不曾了解的人,或许并没有传说中那么不堪。

至少那样的眼神,他在同龄人中就没见过。

夏日的晨风吹过,湖水的波纹轻轻的荡开。这个相隔不远的距离里,两人一直维持到高考结束。余墨不知道,这不长不短的距离,一个女孩的深埋心底的情愫却日日渐浓。

任谁也没想到,此时这看似遥远不及的感情,却生生的纠葛了两人一辈子。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如果每一章都不要脸的求推荐和收藏,会不会太过分?

脸红溜了……

《我的1995》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

三分快3 极速3分彩 上海11选5计划 上海11选5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极速PK拾 极速PK拾 幸运赛车 北京快3 幸运飞艇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