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极秦风(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免费)

寒极秦风(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免费)

寒极

时间:寒极作者:醉梦来源:KX

寒极秦风在线阅读全文完结版免费寒极又名是作者醉梦写的关于秦风的小说:悠悠四州,百万兽蛮。鬼冥震野,妖尊千幻。碎魂剑出,神形俱灭!浴血苍穹,谁与争锋?且看秦风挥剑天下,走向成神之路!。。。

《寒极》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二章:出世

第二章:出世

午夜,青石村外小松林。

两人相视而立,一胖一瘦,俱是劲衣裹身,久久不曾出声,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

直到天际微微泛白,鸡鸣时分,两人似也快要坚持不住这种对峙气氛时,僵局终是在一声婴孩啼哭中被打破。

“事情已经发生,这不是我们能改变的,放手吧!”随着一声叹息,上首处的胖子略带疲惫的说出了这句无头无脑的话。

“可是,救命之恩岂能忘却?”下首处的男子似乎情绪有些激动,抱起脚下的婴孩愤然道:“他如何待你我,你忘了?他仅剩的血脉,你又怎么忍心…”

“够了!”一声突如其来的咆哮出自一直看似沉静的胖子口中。“我自是知道,不用你说,可现在门中已经大乱,那个该死的畜牲又勾结外敌,他又被人围困「阳绝顶」,生死未知,你我不能救他于水火之中,难道眼看他唯一的孩子也要落入那帮人手中么?”

许是饿了,裹的严严实实的孩子又传来几声啼哭,粉嫩的小脸上流下了几滴眼泪。看到孩子,瘦子也是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沉默半晌,缓缓的做着最后的辩解:“或许,他们不会对这孩子下手的…再说,你就能肯定这村里的那个人肯收下他?”

胖子接过孩子,似乎坚定了决心,直视着他多年的小师弟道:“子风,大哥当年是何等的狂傲,虽然行事向来亦正亦邪,就算当年有那档子事,他心灰意冷才离开了『寒门』,可当年都年轻气盛,这么多年已过,想必往事也会看淡许多。”他拍了拍身前那个有些落寞的师弟的肩膀,决绝的道:“等孩子交给他,咱俩便去硬闯阳绝顶,做殊死一搏,也不枉二哥待你我一片兄弟情深!”

说完便不再回头,大步向村中走去,留下一脸无可奈何的陈子风,低头间已是双眼模糊,可抬头时已然判若两人,盛气凌人!

不知何时,本该让这尘世中的阴霾退散的骄阳,也是悄悄躲在了突如其来的如墨乌云后面,狂风渐起,眼看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一场洗净罪恶的暴风雨!

直到胖瘦二人离开良久,自云深处却是传来叹息,韵味深长,有遗憾,有后悔,有无奈……

随后,一道模糊的身影划过天际,如流星坠地般,落入村外无人处,走向靠山最是清雅与僻静处的小院。

抱起门口已经不再啼哭的孩子,该是哭累睡着了。

望着孩子半晌,从其胸口掏出信札读毕,眼中愤怒神色一闪而过,而后便是惊讶,其次转为沉思,最后定格于怜爱……

那人在门口伫立良久,自言自语道:“我韩月然纵横天地半世,魔教中人惧我恨我者在所多有,一生惩奸除恶无数,偏偏又不为正道所容。而今,你们却是又来求我,哼!”

暴风雨终是在这时来临,天地也在这瞬间朦胧了起来,让人看不真切。

似是有所悟,望着这狂风暴雨,这个男子慢慢转过了身,望向西方,眼中精光闪动。可不多时却是突然无精打采的摇了摇头道:“罢了,这都是宿命,谁也不可回天。”而后抱着那不再哭泣的婴孩走向院内,那一抹决绝的转身,似是将整个世界都扔在了身后。

十年转瞬即逝,十年,也足以沧海桑田。

蓝天碧草,莺歌燕舞,三两朵白云在万里高空飘荡,正是阳关三月,万物复苏时节,然而这烟洲还是如太古以来,寒冷异常。

山脚处春风徐徐吹过,不知名野花也随风摇曳,慢慢成长。

“野娃,拿来吧,别让我动手!”

一个十二三岁的白胖孩子双手插腰极为嚣张的指着前面不远处,坐在草地上拿着一柄精致木剑把玩的清秀孩童。

那清秀男孩抬头看了看来者,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这种无视当即惹恼了小胖,更是惹笑了小胖身后的一群小跟班。

这小胖原是这村长之子,从小到大在村子中狐假虎威惯了,平常最喜便是欺压村中其他孩子,碍于家世,其他孩子都对小胖恭恭敬敬,而这些孩子从小都没见过这野娃的母亲,因此都说他是捡来的。可唯独这被称为野娃的孩子对他从来都是不理不视,这也造成了小胖每日都要来找理由欺压他的原因。

眼中快要喷火的小胖恼羞成怒下,直奔野娃,飞起就是一脚就踹在了野娃那清秀的脸上,那俊秀的小脸顿时就肿了半边高,摔了个仰面朝天,却是一声不吭的看着小胖,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这几年所受的欺压,仿佛火山般,似是今日将要爆发!

小胖也是觉得这平常欺负惯了的野娃今天大不似寻常,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些恐慌,可口中自然是不会软弱,还嚣张的骂道:“哼,怂包,今天心情好,暂且就先收了你这把短剑,明日再找你算账!”

就在小胖弯腰要去夺野娃手中的短剑时,只见野娃双手持剑猛地向小胖肚子刺去!

这小胖哪里想得到对方居然敢还手,下一刻便被短剑插入肚中,鲜血直流。而小胖的小跟班们平常跟在他后面威风惯了,哪里见过这等血腥,一瞬间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告诉你!做什么事情都是有限度的,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要是还敢有下次,那短剑就不是插在肚子上这么简单了!”撂下狠话,这眼露凶光的清秀男孩丢下捂着肚子已经快要疼晕过去的小胖,大步离去。

说起这青石村,乃是烟洲南部一座无名青山下的自然村,村民世代安逸居住与此,就算是当年兽蛮两族大举进攻也未能波及这里,因此修行之风倒也不盛,民风纯朴。

可小孩子间出现这样的事,就算是心性再过善良,也是忍不住要大动肝火,更别说是在这小村子称霸了好些年的村长王大柱!

那清秀男孩回到家不久,刚准备好毛巾要敷脸的时候,外面却是嚷嚷了起来……

“野杂种,给我滚出来,看我今天不剥了你的皮!”伴随着木门破碎传来了一个极其雄壮、怒火已极的声音。

想也不用想,来人肯定是小胖他爹王大柱!

想是平常受惯了欺压,已经变得麻木,清秀男孩心理素质相当之好,也没表现出来什么恐惧心态,放下毛巾,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今天这祸闯大了……

到了院内,看到来者,野娃肿着的半边脸霎时间铁青了下来!

一把长刀,三名壮汉!

这,分明是来杀人!而且还是对一个十来岁的孩子!

“小小杂种,居然敢伤我儿,看我不要了你的命!”还不待说完便一刀砍了过来,看这起手架势,似是学过武技。

这王大柱也不是什么善茬,废话不多,盛怒之下当即便想让这野娃血溅七步,命丧当场!

怎么办?

这三个字估计便是当时野娃心中唯一所想了。一边盘算着怎么应付现在的场面,一边却是脚下不停,连忙向旁边闪去。

一刀不中,怒火攻心的王大柱自然不会放过野娃,紧接着大踏步向前又是一刀向前劈出,看这架势,要是真被劈中,不成两半也对不起王大柱手中钢刀之威!

看到这等场景,野娃心中顿时大为焦急,当下避无可避,逃无可逃,难道今日真的要死?

不!

来自心底的呐喊,虽有着对生的无限渴望,可在这种情况下,唯死而已……

‘砰……’

预想中的血腥场面并未出现,而钢刀却是结结实实的劈在了一只手上,并且丝毫不动的停在了离野娃头顶只有两三寸的地方!

时间似乎也在瞬间凝固了一般,王大柱两名随从脸上的表情还定格在上一秒的幸灾乐祸中,下一秒却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转眼间已毫无生机。

而这发生在瞬间的事情,却是源自院中突然出现的一位白衣男子。

“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儿,也要动如此干戈?”一个冰冷到让人心寒的声音自男子口中传出,似是质问,实则旁外人也听出了其中浓浓不满之意。

突然发生的事情使得王大柱愣了半天神方才醒悟过来,打量着来人,气弱的道:“秦风伤了我儿,我只不过是来教训一下他,让他长点记性。”

原来这被称为野娃的孩子是有名有姓的。

王大柱也不是看不清形势之人,看到对方能够轻松单手抓住自己全力劈出的钢刀,便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是讨不了好了,双手自然而然的松开了钢刀,挪动脚步准备溜之大吉。

可方才向后退了两三步,异变陡生,下半身居然被不知从何出现的寒冰冻住,丝毫不能挪动。

只一瞬间,王大柱脸上却是浮现出了无限惊慌的表情,张大嘴不可思议的道:“你是寒……”

还不待王大柱说完,便被寒冰将整个人包住,没说完的话也似冻结在了喉咙里,再也没机会说出去。

“哼!”

转过身,这白衣男子语气不再冰冷,却是严厉的道:“秦风,今日之事作何解释!”

眼前所发生的事情都只不过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算秦风心理素质极好,依然是过了半天才将心中的惊愕压了下去,将事情发生的经过向这白衣男子诉说了一遍。

看着秦风肿起的半边脸,白衣男子眼中神色由严厉渐渐转化为疼爱,摸了摸秦风的头道:“这世间人心险恶,我韩月然虽半生惩奸除恶无数,也从未滥杀无辜。可这是个强者为尊的大陆,你只有踩在他人的头上,别人才会对你尊敬,否则,一生便要受尽他人凌辱!”

“大伯,那这世间便真的没有真情么?”稚嫩的声音带着稍显成熟的情绪,秦风抬起头眨着大眼睛问向秦月然。

看着秦风认真的眼神,韩月然先是无声的笑了笑,而后却是望向西方,似是陷入了回忆中,表情似痛苦,又像是怀念,半晌方才缓缓的道:“有啊,世间自是有真情在,可是惘然一世,又有几人真心对你?等你长大,你便能体会得到。”

话音一顿,却又道:“像今日之事,实是太过危险,我若迟来一步,后果当真不堪设想!明日我便带你离开此地,教你修炼法门,早日踏上强者之路,完成你的使命!”

“嗯,惩恶扬善,让浩然正气永存世间!”

“呵呵,当然呀!”韩月然笑了笑,心里却是因秦风如此年纪便有侠肝义胆而整整高兴,转而却是眉头一皱,严肃的道:“有些事你现在还不是知道的时候,比如,你的身世……”

听闻自己的身世,秦风当即便有些急切了起来,从小到大被称作野娃,任谁也不好受,忙要追问,可看见大伯严肃的面容,却是将内心的疑问全都压到了心底。

“既然强者才有资格!那我便成为这世间最强者!”

 

第三章 传道

巨石峰,乃是烟洲最南端苍龙山脉中一座不太出名的山峰,整座山峰是由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头组成,因此得名巨石峰。

山体突兀,高耸入云,飞鸟绝迹!

寻常人上山亦是极难,因此此山却是相当僻静,少了外界的搅扰,于修炼一途也是相当有益。

某日半山腰处多出了几间整整齐齐的石屋,两张石床。

本不高调的韩月然与秦风离开了纷纷扰扰的青石村,来到了这个与世无争的地方,这个带给秦风人生转折点的山峰。

“往后我们便要生活在这里,直到你在外能自保时,再行离开。”开辟出几间石屋与石床后,韩月然看着秦风好奇不已的样子微笑道。

好奇的秦风在四下打量了几遍石屋后,对韩月然施展莫大法力开辟石屋极为震惊!

看到秦风的样子,韩月然笑道:“这也不算什么,等你以后修炼有成,空手碎山,搬山填海也不是什么难事。”说完更是疼爱的摸了摸秦风的头。

“真的么?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呢?”被震惊的秦风似是极为兴奋,忙不迭的问道。

“不急,你年纪尚小,体质太弱,还不到修炼之时,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告诫你诸多事宜。”

“这太仓大陆尊崇强者,修行之风由来已久,这最早之时,便是出自寒门!寒门……”

说到这里,韩月然眼中似是闪过一丝痛苦,接着又道:“据典籍记载,寒门道祖修行前乃是一穷困药师,救万民于水火。当时正值我们人类扎根这烟洲,方才稳定下来,却有偶尔流窜进来的兽蛮为害一方。道祖本是极为聪慧之人,可凭他一人也不能拯救苍生,是以立下宏愿,让人类强大起来,不受外族侵扰!”

“从此以后,道祖云游四方,日夜奔波找寻奇珍异草以求炼制成药而增强人类体魄,许是太过疲累,便在一座无名山顶休息,不曾想道祖在此处感念苍生之余却是悟得些许天道,继而获得莫大法力,由此开宗立派,开创人类修真炼道之门……”

“到如今,已不知有多少年矣!相传修炼到极致,踏破天道,便可成神!而这期间,更是不知出过多少即将突破人类桎梏的绝世强者,却都是在最终遭受天劫而陨落,无一成就无上大道!”

“每个人心中都有成神梦!你虽心性纯正,庞无杂念,资质亦属上乘,本于修行一途乃是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可你体质自幼体质孱弱,却是大为影响,唉……”

叹了口气,韩月然接着道:“从明日开始,我便为你制定一份炼体计划,增强体魄,而后再修习功法!”

“嗯!”

一夜无语,伴着极度的兴奋而睡,明天等待秦风的又不知会是什么……

第二天还不等太阳升起,秦风便早早的起来,莫名的兴奋从心底涌起,走出石屋,却看到韩月然已经站在院子中,双手背在身后,望着云海深处。

听到身后的动静,韩月然转过身,微笑这对秦风道:“今天正式开始,你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稚嫩的声音坚定的传来,秦风面容坚毅的道。

两个重达二十斤的沙袋,一把砍柴刀,这些是韩月然交给秦风的东西,任务便是负重绕着这方圆四五公里的山脚跑一圈,稍作休息后还要砍断山脚下的小松树一棵,而这些任务却是每个月翻倍。

吃过早饭带上沙袋的秦风被韩月然送至山下,话也不多,转过身缓缓向前跑去。

秦风自幼体质孱弱,以前在青石村韩月然不在时劈柴也时常累的满头大汗,更别说是像现在这般要负重奔跑。

一步,两步……

脚下路途也不平坦,一路坎坎坷坷,还不到五百步,秦风便已经累的气喘吁吁,额头也渗出细密的汗珠。

“坚持!一定要跑完一圈!”心底不断的给自己打气,秦风咬着牙步履蹒跚的跑在并不平坦的山路上……

四分之一的路程!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韩月然也是点点头,略感欣慰:真是像极了他父亲!此子性格坚韧,才十岁而已且弱不经风还能坚持这么远,要是换做其他相当年纪的孩子,估计早都累趴下了!

“强者!要是连这任务都完成不了,怎么成为强者!我不会被困难打倒的!”成为强者的决心再次在秦风心底呐喊着,直到一丝鲜血从口中流出……

看到这样的情况,韩月然也是没想到此子执念居然如此之深,当下立即闪身而出,对着摇摇欲坠可还在坚持往前“移动”的秦风道:“停下来吧,这已经是你的极限了!”

“不,我能行!”依旧不停的秦风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却是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然加速向前冲去……

“唉……”

睁开眼睛的秦风却发现自己居然睡在石床上,还不知自己当天晕过去的秦风便想起身,可方一起身却是浑身酸痛,直疼得秦风呲牙咧嘴,过了半天等秦风适应了这种不适感才慢慢起身,出门寻找韩月然。

似是听到隔壁有动静的韩月然恰好走了进来,看着秦风吃力的样子,眼中神情复杂,却是伸手从怀中掏出玉瓶,从中倒出一粒温润沁香的黄色药丸递给了秦风。

“前日你跑到一半路程虚脱累晕了,吃了这粒药丸,能帮你恢复体力、缓解身体疼痛,下次不许这样,如此训练可无益身体!今天且好好休息一天,养足精神,明日继续!”面色一转,韩月然却是严厉的教导秦风。

这种自虐般的训练对身体伤害极大,却也有好处,那便是能够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

随着药效发作,周身渐渐消失的疼痛也使得秦风明白了这点,可为了成为强者,受些疼痛又能怎样?

心中的执念不停地激荡,自己的身世、被人欺凌以及完成不知名的使命,这些都没有理由让秦风不努力!

有了上次的教训,秦风也是将激进的心理压了下去,也使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强大并不是极短时间便可,这需要不断的付出与努力!

秦风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稳步成长,仅仅半个月时间,便可以负重跑完整整一圈!而不到到一个月的时间,居然可以在跑完一圈后砍断两颗碗口粗细的松树!

这样的成果使得韩月然极其满意,超出了韩月然预期中的两个月时间,而这一个月的时间,秦风明显长高了一截,身体也结实了起来。

看到秦风势头良好,韩月然决定传授秦风武技,从而进步更速。

“成为强者,并不是简简单单的身体强壮便可以,功法的修炼更要辅以武技才能施展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威能!今天传你一式武技,日后对敌就算不能胜之也可保命。”

“七杀拳,乃是一套威猛绝伦的拳法,越打越快,而练到极致便可瞬间打出七拳,拳拳皆实,威力亦是极大,开山裂土也不在话下!而这拳法也可作剑法,剑剑夺命!”

“接下来我施展一遍,你要用心记住!”

说完便走到院中,摆开阵势,脚踏七星方位,提气一拳向前挥出,脚下不停,旋转身形,却是将脚下之力借势传到手臂,再次挥出一拳,而这一拳竟是带起呼呼风声!到最后一步恰好移至一块三丈高巨石前,第七拳顺势打出,竟是一拳将整块巨石打得粉碎!

“看清楚了么?我放慢了动作,威力也是大大减小,这便是七杀拳!”看着秦风目瞪口呆的样子,韩月然微笑道。

“嗯,记得差不多了。”秦风也是不笨,虽然心中极度惊诧这七杀拳的威力,可也是将全部动作牢记于心,当下便打了一遍,在韩月然的指导下,竟也打的有模有样!

“此拳法你当勤练,日后大有益处!”

一年时间随着秦风的渐渐长高转眼即逝,整年的风吹日晒也使得秦风的面容稍显刚毅,显出了与年龄极其不符的成熟。

这一年时间,秦风在每日完成相应的锻炼后,也将七杀拳练得小成,最后一拳连寻常大腿粗细的木桩也可打断!

以前上山下山还要韩月然上下接送,如今上这寻常人似登天难的巨石峰,秦风也只是稍借藤蔓之力加之几个纵步便可,身手相当敏捷。

相比以前的秦风,这一年带给他的变化太多,身体的迅速增长,隐藏在肌肤下充满爆发力而隆起的块状肌肉,山间训练的分吹日晒以及孤独,使得秦风看上去却像是十五六岁的少年班,成熟稳健!

‘砰!’

却是秦风演练七杀拳最后一拳将一块磨盘大的石块击得粉碎!

而明眼人也是可以清楚的看到,打碎磨盘的拳出自上中下三个方位,这分明就是三只拳头!

“好!”韩月然也是极为高兴的拍着手掌道:“七杀拳三杀境!不错,不错!”

“可是我怎么总感觉像拳里似是缺点什么……”看着韩月然,秦风带着些许迷茫的语气,可眼中闪过的那丝渴望却是没逃过韩月然的双眼。

韩月然自然明白秦风心中所想,摸了摸秦风的头,微笑道:“强健的身体乃是修习一切的根本!如今你这体格也可勉强及格。”

话锋一转,韩月然却是面容严肃的道:“修习功法,却是一定要心念纯正,摒绝一切外物干扰方可!修真炼道与这锻炼身体一般无二,俱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如此方可长盛正道。切记不可另辟蹊径,若是一个不慎走火入魔,坠入魔道,便要万劫不复!你,明白么?”

听到这里,秦风亦是面色肃然道:“大伯教我从小为人与善,可世人却是恃强欺弱,此等种种皆是心魔所为,若是人人皆奉心行善,岂不是再无争斗,还世间一片清和正气!”

韩月然心中也是极为高兴对着秦风肯定的点了点头,心中道:如此年纪便有如此悟性,日后就算成就一般,自然也是我正道支柱!

“既有如此心志入道,我便放心了。今日我便传你修习功法,谨望你日后不负天下苍生!”

“天下修真炼道门派无数,修行功法亦是千万,皆尊寒门正统,今日传你功法名为『九极玄道』,亦是出自寒门,天下修道功法共分九重:炼气、化精、出体、驱器、御灵、入道、超凡、不灭、玄道!而这九极玄道更是有九重九层之多!”

“修道之人最重要便是悟道,而寒门更是将此视为重中之重!静坐至浑然忘我之境,感悟天地,而后引天地灵气入体,运行三十六个周天方为炼气,我传你口诀,你当牢记在心!”

秦风将韩月然所传口诀牢记于心后,回到石屋,在韩月然的指导下终是步入了修道之路……

 

第四章 大虫

修真炼道之人讲求心无杂念,如此方可入天人合一之境,从而感悟天道。

所谓天人合一,便是摒绝一切杂念,浑然忘我,与天地融为一体,在细微之处感悟无上大道!在旁人看起来简单至极,可身临其境却是难如登天!

修道一途艰辛异常,也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古往今来,更不知有多少人因悟性不够,却是无法感悟天地之道,便是连炼气之境也无法进入,从此无缘修道一途,遗憾终生!

而有些聪慧之士于修道一途更是宛若天成,据典籍记载,甚至有不世出之天才居然可以在短短二十年便可修至超凡之境!有些人却是穷其一生也难驱器,如此更加体现了资质与悟性的重要之处!

纵然秦风悟性极佳,资质亦属上乘,也是在一个月后方才进入天人合一之境。

迟迟一个月时间也是没能进入天人合一,这让秦风有些郁闷,只好向韩月然求助。而韩月然给的答案却是于修道一途完全是凭个人,外界能给予最好的帮助便是前人所留经验与体会,让其少走弯路,却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山间细雨丝丝,无限滋润着这苍生大地,寂寥无声。

连日的阴雨已经持续了好几天,灰蒙蒙的天空也如笼罩在秦风心中的郁闷般,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微风不知何时吹过,吹过山顶,吹过沾着雨水的野草。

天地万物俱是沉寂在这片幽寂之中,生者不息,逝者沉寂。

说也奇怪,秦风在苦思冥想无果后,甩了甩昏涨的脑袋,便将心绪延伸至屋外,想象着雨中世界,万物皆寂,好一片静霭世界!

不多时,秦风脑中却是逐渐清明起来,渐渐的摒弃了世间仇恨,忘记了人生惆怅,不在意世间万事万物,直到最后,更是忘了自我,只剩那一片清明天地!

天地无声,岁月悠然。

在那片清明世界,秦风已然忘了自我,唯有肉眼可以看得到的丝丝灵气无规律的游动。

而在石屋中的秦风却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自然而然的盘膝而坐,双手掐着法决,丝丝灵气钻入天灵穴,被其意念所引导流经全身经脉,缓缓运行完成一个周天。

待秦风睁开眼睛,却已是第二天朝阳初升之时,连日阴雨也不知昨晚何时停的,山间弥漫着一股清醒的泥土芬芳,让人精神为之一震。

经历了昨晚那种玄妙的境界,秦风整个人看上去也是发生了些许变化,可又说不出来这变化在哪里。

同样练功完毕的韩月然看到秦风大为精神的样子,高兴的道:“祝贺你啊!”

似是不太明白韩月然的意思,秦风有些懵懂的眨了眨眼,而后发现自己并没有往日苦坐一夜之后产生的疲劳,并且整个人神清气爽的状态,方才明白。

当下亦是即为高兴,兴奋的道:“大伯,昨晚我在回到屋后渐渐的进入了一个非常玄妙的状态,而后便循着口诀将一些不知名的东西引入体内,完成了一个周天的循环,这是不是说我进入了炼气之境呢?”

虽然秦风比之同龄孩子更显成熟,可毕竟是孩子,稍有些须成就便兴奋的不能自己。

“是的,引气入体乃是这炼气的第一步,而完成运行整个大周天也就是三十六个周天才算是勉强完成炼气。”说道这里,韩月然面容一肃,道:“修道一途切记定要循序渐进,端正心态,勿骄勿躁,此道千难万难,越往后越是艰难,其间所遇瓶颈亦要全靠个人与机缘。根基越稳才能在往后走得更远,你要自行斟酌!”

“是,大伯,侄儿记下了。”

虽然成功进入了炼气境,可对于强身健体秦风依然是没有落下,在往后的日子里夜间修习功法,白天不停的锻炼。

简简单单的负重奔跑也早已不适合如今的秦风,每日吃完早饭后秦风便在山脚处练拳,山脚处巨石上俱是布满了几寸深的拳印!

如今,秦风也是能够引天地灵气入体完成十个周天的运行,进步之快,便是韩月然也暗暗乍舌。

山间岁月虽说悠然无虑,可也略显枯燥乏味。

这日,天高云淡,惠风和畅,完成日常功课后的秦风无所事事,望着茫茫丛林深处,眼中竟是有些落寞。自跟随韩月然来到这巨石峰一年有余,也不曾见得外人,平日唯有无休止的锻炼与休息,使得少年心性的秦风倍感惆怅,却是突发感想,又似是冥冥中有什么事物召唤一般,心想何不去这林中深处耍他一耍?

恰逢韩月然也是要外出赴会,当即道别了韩月然,背着柴刀纵步便向山林深处而去。

秦风时常也会在巨石峰四周玩耍,再远也不过巨石峰附近,是以再也熟悉不过,早已索然无味。而今日所去之地乃是秦风从未去过,凶险未知,可少年兴起仗着七杀拳小成之威,却是不管不顾,一路左攀右跳,好生快活,不知不觉已是到了密林边缘。

巨石峰周边地势平坦,溪水径流,也不曾有参天大树,有且仅有碗口粗细而已。可到了这密林边缘,秦风却是被眼前这风景所惊呆!

到处俱是数人合抱的参天大树,内里群猴嬉戏,林间麋鹿獐兔在所多有,许是未曾见过生人,见到秦风也是不避不跑,自顾自的吃草休憩。

秦风哪里见过这等景象,在愣了半天神后方才缓步步入林中。

“吱吱,吱吱……”

猴子天性好动,看到秦风这个陌生的事物出现,当即便有几只胆大的猴子攀着树梢掠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秦风,秦风知道这些林中精灵不会有恶意,当下便将路途所摘充饥的野果拿出分与众猴,不多时已然与众猴打成一片,嬉戏玩闹。

恍惚间秦风却是感觉自己回到了儿时,那个有着无限回忆的青石村,自己也曾这般无忧无虑的玩耍,过着简单的生活……

‘吼……’

一声巨响,差点将秦风从树枝上惊得栽了下去,震得耳膜隐隐生疼!定睛一看,原来却是一只硕大的吊睛白额虎!

霎时间,这片森林中似是炸开了锅般,鸟雀惊走、走兽四逃。

只一瞬,方才还在嬉戏的猴群也逃的不知去向,更别说是地下吃草休憩的獐鹿等。那白额虎见林中一下安静了起来,似是很享受自己这种威慑效果,而后居然不偏不倚的走到了秦风所在的那颗大树下,自顾自的卧倒在树根中便要睡觉。

秦风哪里见过这等威猛绝伦的生物,心中暗道:好威猛的大虫!要是有这样的坐骑该是多好!

换做常人怕是要哭爹喊娘了,像是这般大虎也该是虎中之王了,光是身躯就比一般猛虎大了何止一星半点!而秦风却是想将之驯服成自己的坐骑,真个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自信心膨胀的秦风心中想着该如何才能驯服此兽,却不料脚下猛虎已然嗅到了陌生的气息,那虎王抬头观望,发现秦风也坐在树枝上眼中闪着精光俯视着它。

四目相对,登时便惹恼了这大虎,再次发出一声震天吼声后,却是跳将起来便要一口咬死在大虎看来是藐视自己的生物!

这大虎一跳居然有两三丈之高,差点便咬中了秦风吊在空中及时收回的腿,而这大虎也是了得,一咬不中,却是在落地前一尾巴将秦风所坐树枝扫断,秦风也是在空中做了个垂直运动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倒吸了口气的秦风方才起身要与这大虎做个殊死争斗,心底却是对这大虎暗自称赞不已!却没想到大虎也似性急,带着巨吼已然扑了过来,完全不给秦风做准备的机会。

得亏秦风之前负重锻炼的成果,双脚轻轻踏地便跳至空中,躲过了大虎的这一扑,在落地时已经摆好了战斗的架势,更是先发制虎,标准的一记七杀拳第一式冲向大虎!

大虎却是并不在意秦风的小小拳头,只是要扑杀这藐视自己的生物,便张着血盆大口迎向秦风的拳头。

‘砰!’

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秦风手臂被虎王一口咬断,却是秦风稍加侧身借腰部之力,躲过了血盆大口,一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虎王的耳朵上且将之击飞一丈多远!

耳中的不断轰鸣加之冉冉流出的鲜血,使得虎王愤怒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乱了章法般只顾扑咬秦风。

秦风之前根本没有什么对敌经验,许是自信心膨胀,又或是年少轻狂热血沸腾,秦风面对这虎中之王也是没有丝毫惧意,完全是自然而然为之,当下极为兴奋,脚下抹油般仗着脚步轻盈,左一拳右一拳打的这猛虎怒吼连连却是不能近秦风一步!

虎王仗着身强力壮,每一爪或是咬都带给秦风致命的威胁。而秦风又是倚着身形矫健,体力充沛,愣是与之大战了三四个时辰。

天色不知何时渐渐的暗了下来,直到第一颗星星出现,秦风却是猛然从战斗中醒悟过来:这大虫好有心计!

强攻不下占不到上风又迟迟不肯离去,这不是拖延时间又是什么?它在等天黑!

想到这里秦风心中方才开始焦急了起来,一拳逼退猛虎,跳出战圈,而后却是摆开架势,准备给这虎王以致命一击,让其彻底臣服;而这猛虎也似是感觉到了什么,退了几步,稍做休息便冲了过来,这一冲也真是气势汹涌至极,便是一旁稍小之树也被其所带之势冲的东倒西歪,枝叶更是不知洒落多少。

看到这架势,秦风也是做好了准备:七杀拳被其以极短的时间打出,直到最后一拳打在吊晴白额虎庞大的身躯上,三个血窟窿以及流出了一地的内脏宣告着这曾经不可一世的虎王终是走向了死神的怀抱。

而秦风也是被其最后一尾扫中胸部,咔嚓声不断响起,也不知胸骨折了多少,划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向后飘去,直飘向身后那似是直通九幽的无底悬崖……

《寒极》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

北京11选5走势图 德国时时彩 快乐赛车 三分快3 99彩票网址多少 幸运飞艇官网 上海时时乐 幸运飞艇官网 欢乐生肖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