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北辰许韵洳是主角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黎北辰许韵洳是主角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帝枭的替身娇妻

时间:帝枭的替身娇妻作者:香粉佳人来源:KX

帝枭的替身娇妻又名是主角黎北辰许韵洳免费在线阅读,帝枭的替身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香粉佳人写的一本讲述黎北辰许韵洳故事的小说:还有什么比男友和姑姑搞在一起更悲催的事情吗?事实证明,真的有!喝醉酒,她与他的牵扯从此不断。被迫成婚,不仅不是因为爱,更另有隐情!好友归来,笑容背后藏着真诚,还是假意?一切的一切,全都带着她的身不由己。因他饱受伤害,可是,每一次的化险为夷却也似乎都与他有关。他到底是敌?还是友?这一场身与心的较量,她会是最大的赢家,还是满盘皆输?。。。

《帝枭的替身娇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一章 要这么小气吗?

躁动的音乐,热闹的气氛,朦胧迷幻的视野。

男男女女在这酒吧享受着夜的放肆,无比的疯狂和兴奋。而一个女人,正坐在前台,一杯接着一杯不停地喝酒。

只见她身穿白色长裙,刚好及膝,衬托出白嫩的大长腿。

女人一直低头喝酒,脸色绯红,水汪汪的大眼睛,犹如一汪泛起涟漪的湖水。

长长的睫毛形成扇形,投下阴影,遮住了眸光,看不清她此刻的思绪。

酒杯一次次见底,她一次次将酒杯推到旁边示意服务生再来一杯。

这样的女人,一看就是来买醉的,很明显受到了情感上的打击。

“小姐,您已经醉了,不要喝了好吗?”

虽说服务生管不了客人的私事,但是看着女人如此美艳的脸庞,他还是忍不住出声劝慰。

许韵洳嘴角划过一抹嘲讽的笑容,从玻璃杯的倒影中,看到自己那张颓废的脸。

小姐?她算什么小姐!

她不过就是一个私生女,一个连佣人都不如的私生女!

不!

她其实是一块踏脚石,让臭男人一脚登天的垫脚石!

许家?许家小姐?

这是多么陌生的称呼。别人都知道许家的许丽娜,哪里听说过她许韵洳?

“倒满。”

想到这些事情,许韵洳的心情更加烦躁,情绪瞬间爆发。

服务生张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这个女人坚定的语气,让他顿时闭嘴不言。

“小姐,你的酒。”

“谢谢。”许韵洳甩了甩有些晕的脑袋,拿着酒杯往寂静的角落里走去。

这里真的好吵,她许韵洳要哭,也绝对不要让别人看到。

荆宇……

想起这个名字,许韵洳的心口登时有种撕裂的疼痛。

为什么?他不是说爱她吗?他不是说要结婚吗?

可是为什么到最后,他的新娘不是她!

姑姑?许丽娜还真的是她的好姑姑啊!过几天开始,荆宇就要成为她的姑父了!

这天下,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吗?

自己的男朋友,竟然和自己的小姑姑勾搭在一起了!

许韵洳只觉得心灰意冷,胸口宛如破了一个大洞,冷风呼啸,再多的烈酒,也暖不热。

连唯一对她好的荆宇都可以背叛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值得她相信?

许韵洳擦掉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仰头大口喝完杯中的烈酒。

烈酒如喉,喉咙火辣辣的疼,多少让第一次喝酒的许韵洳,更加承受不了。

脑袋好疼,仿佛裂开了似的。好难受……

该死,是谁告诉她,喝酒可以消愁的?

许韵洳摇晃着脑袋,跌跌撞撞地走在人群中。好不容易挤进那个被绿植掩映寂静的角落,朝那个沙发跌跌撞撞走去。

她丝毫没有发现,在这喧闹拥挤的地方,为何却有这么一处犹如乌托邦一般的净土。

肩膀被人重重一推,她险些坐在地上。

抬眼,才看清是一个保镖似的魁梧男人,居高临下地俯视她,面无表情,给人一种危险的气势。

“请您离开,黎总在里面。”

黎总?是什么东西?

许韵洳勾起嘲讽的笑容,感觉四周都在摇晃,但是她还是强撑着抬起眼皮,看向那个角落中。

她恨!恨那些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为什么他们,就可以随便剥夺属于他人的东西?

只是一个模糊的侧影。

那个男人敲着腿正在喝酒,姿态优雅,浑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贵族气息。

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物。

和许家那些人,一样。

心中的苦涩蔓延,许韵洳揉着额头,索性赖在沙发上不走了。

她不管这里是谁包的,反正她今天心情不好,她就不走。

难道有钱有身份,就可以这样欺负人吗?

“你们这些有钱人,不过只是一个座位……要这么小气吗?”

许韵洳看上去有些醉了,语无伦次地反驳着。

保镖的额头青筋暴跳,敬畏的抬眼忘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个男人,抬手就揪住许韵洳的衣领,“滚!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黎总一向不喜欢吵扰,要是这个女人惊扰了他,自己恐怕……

想到这里,他的手劲更大了些。

许韵洳吓了一跳,登时清醒了不少,但当弄清楚现在的形式,顿时更加生气。

“是!你们黎总是有钱!但是你们可以这样侮辱我吗!”

许韵洳如此不怕死,惊动了坐在角落的那个男人。

“还没有搞定吗?”男人起身朝这边走来,剑眉微皱,冷峻的表情如同冰雕一般。

许韵洳愣了愣,脑海一片空白。

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黎北辰。

冷酷的线条,更加衬出他淡漠的气质,身姿挺拔而迷人,但是可望不可即。

似乎连这样看看他,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只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这样看着她?许韵洳有些疑惑,她刚才分明看到,男人的眸光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东西。

这个折腾的女人着实让人麻烦,但这张脸……却和她的如出一辙。但就算是再像,也不可能是她!

想到此,一阵烦躁涌上黎北辰心头,挥挥手,声音更加清冷:“让她走。”

当离开那个角落时,许韵洳才松了口气。

那个男人所散发出的气场太过强烈,定然不是个好惹的。她心中有些懊恼,自己刚才居然那么胆大包天。

酒精的副作用此刻才涌现上来,许韵洳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视线越来越不清晰,天昏地暗的感觉袭来。

不行!好难受!离开!必须离开这里!

趁着的意识还有一丝清醒,转身朝门口走去,没想到一个服务员拉住了她。

许韵洳皱眉,不愉快地抽回手,“你干什么?”

服务员的面色不善,眸中带着明显的蔑视。

“小姐,你一共消费了三千二百八十元人民币,请在吧台结账。”

“什么?三千二百八十元?”

许韵洳仿佛被雷击中了般。

她刚才是不是幻听了?只是喝几杯酒和饮料而已,怎么会如此昂贵?

脑袋的疼痛加剧,但身上的鲜血仿佛都涌在了脸上。

她钱包里只有一千多元,这还是刚发的兼职工资,这些钱,本来是她攒起来要为荆宇买个生日礼物的……

只是没想到,连喝点酒,都不够。

这也怪不得自己被抛弃了。

服务生立刻明白了眼前的情况,一把抓住她的衣服口气嚣张:“没钱?没钱是吧?没钱也有没钱的解决方法!”

他一双眼睛中闪现出异样的目光,让许韵洳登时清醒。

她无力地挣扎着,但是奈何力气太小,根本就挣不开服务员的手。

 

第二章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放开我……放开……我现在打电话叫朋友来送钱……”

音乐太过嘈杂,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许韵洳的处境。

除非,是早有预谋的人。

方才她坐在吧台时,早就被人盯上。

一双咸猪手搭上许韵洳的肩膀,臭烘烘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根处:“嘿嘿,叫什么朋友?我有的是钱,还想喝什么?我请你。”

服务生咧嘴一笑,从那人手中接过几张小费,转身走了。

“哎呀,这脸蛋可真是漂亮,来让我好好看看。”

男人在许韵洳的脸上摸了一把,感受着光洁如玉的柔肤,整个心神都为之一荡。

黎北辰喝净最后一口杯中酒,站起身,立刻就有秘书从面为他披上西服。

“哎呀,小美人,你就不要挣扎了,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

直至此刻,许韵洳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头脑中的晕眩彻底冲垮了她所有的意志,只是身体还在机械的挣扎着。

软弱无力的女声和猥琐的男声同时传来,黎北辰回首望着,不远处,是无助挣扎的白色身影。

“去将她带上楼。”

黎北辰的眸光如冰尖般冰冷,有意无意地望着那个男人。

酒吧内的喧嚣,彻底掩盖了男人的惨叫。

另一个保镖则是抱着半昏迷状态的许韵洳,跟在黎北辰身后,朝vip电梯走去。

夜来香二楼,特等休息室。

望着平躺得许韵洳,黎北辰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这个女人的脸蛋不错,不过……酒味太重。

黎北辰锋利的长眉紧锁,她曾经可是从不喝酒的。

秘书立刻心神领会。

二十分钟后,当浑身带着沐浴液芬芳的许韵洳,被两个酒吧女服务生裹好浴巾放下,黎北辰这才满意地舒展开眉头。

而此刻的许韵洳,已经没有了丝毫意识,仿佛陷入了沉睡之中。

望着许韵洳的面孔,黎北辰情不自禁地伸手,抚上她苍白的脸颊。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想像的人?

不一样的女人,不一样的性格,可是面孔却几乎如出一辙。

黎北辰想要离开,许韵洳却突然抓住黎北辰的手,呢喃着,“不要离开,不要离开我……”

黎北辰黝黑瞳孔中的的黑暗,宛如潮水一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头好疼。”

许韵洳睁开睡眼惺忪眼,不住的拍打着脑袋。当看清眼前奢华的装饰时几乎吓得蹦起来。

不管这是哪里,反正都不是她那个简陋的小房间!

身体一动,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

许韵洳的脸色苍白,颤抖地翻开被子。

一抹嫣红赫然绽放在纯白的床单上。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自己……

许韵洳努力回想着昨夜的情景,可除了混乱喧嚣的酒吧,却只剩一个男人刀削一般的侧脸。

床头桌子的一叠钱深深吸引了她的视线。

许韵洳的胸口不甘的起伏着,脸色瞬间泛红,有一种屈辱的感觉。

荆宇背叛了她,昨天的那个男人居然把她……

她现在什么也没了。

可即便如此,她也要好好活下去,活得漂亮。

这是母亲临死前,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房门被大力地关上,而那一叠钱却纹丝未动。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走向她那间小小的房间。或许她和家里几十个佣人唯一的区别,就是她有自己独立的房间吧。

现在的许家喜气洋洋,谁也没空来找她的茬

在悲伤之余,她甚至觉得庆幸。

荆宇……从此以后真的属于姑姑了。

而自己又……许韵洳闭了闭眼,心灰意冷。

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干活都力不从心。但好在最近继母和父亲都很忙,这才躲过了不少辱骂。

婚期一日日临近,许家派佣人都去做体检,许韵洳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她倒是无所谓,任由医生将针管刺入她苍白的胳膊。

或许在许家人看来,她只要不死不病,就是对得起她身上这一半许家血脉了。

正值出神,她并没有注意到医生对管家的耳语。

管家脸色阴鸷,挥挥手直接叫人将她带回许家。当许韵洳跪在客厅中时,还依旧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逆女!我许家的门风,都被你糟蹋了!”

许家太太郑玲坐在沙发上,涂着大红指甲,有的细长指尖狠狠戳向许韵洳的脸。

她真是恨透了许韵洳,看到她,仿佛就能看到她那个引得自己丈夫出轨的母亲!

“果然什么母亲生什么女儿,你做出这种丢人事,八成也快和你母亲一样死得早!”

一声声恶毒的谩骂响起,许韵洳咬紧嘴唇,眼神倔强:“妈妈,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女人冷冷发笑道:“自己做的好事倒还要来问我?”

一张化验单被狠狠丢在她脸上,许韵洳脸色苍白,仿佛眼前只剩下那几个黑乎乎的字体。

她怀孕了?一个月?

父亲脸色铁青,一句话也不说。

而郑玲尖利的声音还在咆哮:“说!你怀的到底是谁的孽障!”

许韵洳动了动手脚,绳子绑得好紧,她浑身酸疼,相信手腕已经红肿了。

许丽娜站在一旁,眸中充满讽刺和鄙夷,本来清秀的面孔,此刻却扭曲和丑陋。

“许韵洳,就算你缺男人,但是也要挑时间吧?你不知道我就要结婚了吗?居然还胆大包天地弄出这件事情,你就如此饥不择食吗!”

许韵洳被许丽娜的刻薄言语瞬间刺痛,心中的熊熊烈火燃烧着,几乎快要将她吞噬。

她想起了荆宇。许丽娜刚才说的这个意思,分明就是在针对她!

许丽娜说得没错,她是嫉妒。她甚至觉得不甘。

但是,现在的她已经看透了。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爱情,更是一种昂贵的奢侈品。

她许韵洳这辈子,再也不需要拼命兼职,去购买这令人恶心的东西。

看着许韵洳出神,眸中流露出的不甘的神色,郑玲对许韵洳的厌恶更加深刻。

她款款起身,高高在上地走在许韵洳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许韵洳苍白如纸的脸。

“许韵洳,你最好快点告诉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不然……我会让你和你母亲,落得同一个下场!”

 

第三章 救我!

许韵洳震惊地抬眸,对上郑玲的鄙夷眸光,情绪瞬间激动。

她凭什么这样看着她!凭什么!

“郑玲!当初是爸爸自己爱上母亲,他们两情相悦,在一起又有什么错!”

许韵洳释放着自己的情绪,如此的放肆,反而让郑玲怒极反笑。

“好!好!你许韵洳还真是有种!”

郑玲阴测测地边笑边点头,突然转眼冷眼盯着佣人,“来人啊!她的嘴巴如此犟,我倒要看看,她能够忍到多久!”

每个佣人都在瑟瑟发抖,根本没有一个敢上前的。

虽说许韵洳在许家身份低位,但是她的确是许家老爷的女儿。这一点,佣人还是很明白的。

如果是平时,郑玲肯定会惩罚这些佣人。

只是,此刻,她反而还露出柔和一笑。

但说出的话语,却包含祸心。

没有一声说明,一丝停顿,郑玲扬手不停地落下一个个巴掌。

脆响回荡在空气中,而许韵洳的脸颊已经红肿,嘴角更是蜿蜒流下血迹。

许丽娜在一旁笑得璀璨,这一场好戏,可真是精彩。

许韵洳只觉得耻辱,深深地耻辱。

她,做错了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凭什么!我没错,我母亲也没错!”

她跪在地上疯狂扭动,眼神狠狠瞪着眼前这一家人。

可绳子勒的太近了,几乎都嵌入她的肉中,就像是粘板上的鱼,只能任人宰割。无力反抗。

“长本事了你,现在还敢对我吼了!”

郑玲此刻面目狰狞,看起来很是可怕。这个贱女人的孽种,竟敢反抗!

这是从来未曾有过的!

把掌一次次落下,许韵洳身上的力气也逐渐抽干。

她跪在地上索性紧紧咬住嘴唇,不发出丝毫声音。到了这个地步,反抗,也没什么用了。

佣人是不敢,生怕殃及池鱼。

而许丽娜,却是巴不得许韵洳死了才好。

“许韵洳,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到底说?还不是说!”

许韵洳想笑,可是她发现自己现在,连微笑都力不从心。

不是她不愿意说,只是是那个人……

她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他冷峻的侧脸和贵气逼人的气质。

其余的——便只有那一叠钱的侮辱。她还能说什么?她有什么可说?

这一切的一切,几乎将她逼疯。可是她什么都不说,一个人强忍着,盼望这暴风雨早点过去。

为什么不幸还是会降临到她的身上!她的荆宇已经被抢走了,难道这还不够吗?

郑玲望着跪在地上满身狼狈,却依旧柔美的许韵洳,心中忽然升起一股邪火。

当年那个狐狸精,八成就是靠着这副摸样才勾引了自家男人的!

“许韵洳,既然你叫我‘妈妈’,那我有责任教教你,如何做一个守妇道的女人。”

许韵洳面如死灰,心中的不安放大,瞳孔瑟缩不停。

郑玲,不会是想要对她做什么吧?

许韵洳感到一阵恐惧,回想起刚才白色单单,心中很是复杂。

妈妈说她要好好地活下去,而现在在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她不能死,不能死……

强烈的求生意志让许韵洳开始振作,她开始感到后悔。刚才,她不应该反抗郑玲。

许韵洳急忙开口,语气带着深深的祈求,“妈,我知道错了。求你原谅我……”

郑玲面露意味深长的微笑,抬手抚上许韵洳的肚子,无情地吐出这残酷的话语。

“晚了!”

一阵天旋地转,许韵洳感觉浑身酸疼,脑子更是昏昏沉沉,受到了巨大的碰撞。

垂头挣扎地望着自己的下面,许韵洳忍不住惊叫出声。

“啊!好痛!好痛!救救我……救救我!”

虚弱而坚定的声音,回荡在四周,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上前。

腹中一阵一阵的抽痛,让许韵洳渐渐感到绝望。她这是要死了吗?

不!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被践踏而死!

许韵洳想要破口大骂,她要质问郑玲,要让郑玲午梦夜回时,每一刻都受着煎熬!

许韵洳抬眸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尽管视线模糊,她还是认出了他——从头到尾都沉默的许父。

“爸爸,救我,救我……”

紧紧抓着他的裤腿,语气中慢慢都是祈求。明明心里已经绝望,知道没有用,但是许韵洳就是不死心。

许父冷漠而复杂地盯着这个匍匐挣扎的女人,不论如何,她还是他的亲生女儿。

他脸上闪过一丝动容。

郑玲站在一旁,面露不悦,语气刻薄,“怎么?心疼了?”

许父还没有开口,自己的手机就响了起来。看着来电屏幕显示着的陌生号码,许父有些疑惑。

接通电话,听着那端传来的男声,一滴滴的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滑落,脸色逐渐变得苍白无比。

“听着,半个小时,黎总要见到许韵洳,你们快点准备吧。”

许父心不在焉地挂了电话,心情颇为震惊。

黎家?许韵洳怎么会惹到黎家?

猛然间一个念头涌上他的脑海,一阵冷汗落下。

难道她肚子里的孩子……

许父不敢再想下去,立刻回神,对佣人吩咐道:“快!你们快将小姐扶回房间休息!”

小姐?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个用词,佣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带疑惑,就是没有行动。

“啊!”许丽娜突然尖叫出声,指着许韵洳,声音颤抖,“哥哥,许韵洳是不是要死了?她流了好多血啊!”

郑玲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这个结果显然在她的意料之中。

许韵洳的意识此刻很模糊,她看见许丽娜惊恐地指着她,还对郑玲说着什么。只是现在,她什么都听不到。

她,好想睡觉。

“哥哥!把她扔出去!我就要结婚了!这样多不吉利啊!”

许国强一听这话,登时严厉斥责,“丽娜!”

许丽娜的眼眶一红,委屈地垂下脑袋。哥哥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接了一个电话,就不那么疼爱她了?

郑玲也颇为奇怪,许国强无奈地说出这件事情。郑玲的眸光更为锐利,仿佛利箭一般射在许韵洳的身上。

心中虽然恨许韵洳恨得要死,但黎家……

郑玲不甘地咬咬牙,大声吩咐道:“快!去将私人医生叫来!”

如果许韵洳真的和那个男人有关,那他们就死到临头了。

别墅门口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许国强心口一阵剧颤,亲自起身去开门。

为首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浑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息。

“您是……”

女人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并不答话。在B市的上流圈子,几乎没有人不认识她。黎家的代言人。

“带她走。”

她视线扫过一圈沉默的许家众人,定格在倒在地上的许韵洳身上。

立刻就有几名保镖上前,小心翼翼的将许韵洳抬起放在已经停在门口的救护车上。

无一人阻拦。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谁?又要带她去哪里?

一大串的疑问在脑海中升腾,但是力不从心,脑袋的昏昏沉沉,让她觉得好难受。

郑玲一行人,看到这训练有素的保镖,神色皆是震惊。

尤其是郑玲,心中瞬间有些不安。许韵洳头发散乱双颊红肿,那可是她打的。

郑玲不甘心地出声,“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女人,真的不知道黎总是眼瞎还是怎么,居然把她看上了!”

许国强闻言,刚想开口阻止,已经晚了。

啪!一声脆响将女人的脸打的歪到了一边。

是为首的那个冷艳女人!

郑玲何曾遭受过如此侮辱,怒火攻心,眼睛瞪得老大,“你!”

为首的女人淡淡一笑,有意无意地提醒,“许太太,她是黎总要的人,容不得别人多嘴。”

“除非——”女人做了一个割脖子的手势,郑玲瞬间神色震惊,吓得不敢多言。

女人这才得意地转身离开,“我们走。”

 

第四章 你是怎么办事的?

许韵洳睁开眼睛时,被自己所看到的景象,彻底地吓了一跳。

四周的摆设看起来都价值不菲,这件卧室也太过豪华庞大。

重要的是,还有一大堆医生围在她床前。

许韵洳有些害怕,不禁往床后缩,“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许韵洳的虚弱质问,让正在检查的医生愣住了。

不知为何,医生自动排成两行,让开了一条小道。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豪华的沙发上,正深深地凝望着她。

许韵洳只感觉自己的脑中一炸。

是他!那个有着冷峻侧脸的男人!

许韵洳不自然地移开视线,不敢看黎北辰的眼神。大脑飞速旋转,寻找着来这里之前的记忆。

是被这个男人带来这里的么?

可她清楚地感觉到,这个男人很危险,就连许家也不不得不听他的话做事。

许韵洳的心里是感激的,更加深刻是则是畏惧。经历过这一番,许韵洳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看到男人的这张脸,她就想起了那一叠钱,以及对自己赤裸裸的侮辱。

那种感觉,她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黎总,这位小姐的病情已经稳定了。暂时不会出什么事情。”

许韵洳不知检查了多久,觉得有这个男人在每一分都是煎熬。

听到医生的话,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出去吧。”

听着黎北辰冷声吩咐,许韵洳瞪大了眼睛。看着医生快速离开,现在就只剩下他们二人,心中有股不安的预感。

“你要干什么?”许韵洳盯着黎北辰,满脸警惕。

黎北辰轻蔑地勾起嘴角,明明长得那么一副好看的皮囊,可是说出的话,却是残酷和无情。

“许韵洳,以你这样卑微的身份,你觉得有什么可吸引我的?”

许韵洳闻言,情绪瞬间激动,“你什么意思!”

黎北辰却恢复以往的镇定,他不是来讽刺她的。只是看着她楚楚可怜,却又任人欺凌的柔弱模样,心中就瞧不起她。

他黎北辰一向都瞧不起弱者。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就是他的看法。

而许韵洳,太柔弱,甚至不堪。

“你,为什么要救我?”联想到刚才的事情,以及黎北辰的势力,许韵洳不得不低头。

其实,她是真的很感谢他。如果,没有那次意外的话。

“看在你的容貌上。”

许韵洳的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原来如此。原来她还有迷惑黎总的本领,真是幸运啊!

被许韵洳的自嘲惹怒,黎北辰淡淡出声,“你以为我说的是你的美貌吗?”

许韵洳不置可否,但是此刻她已经不想纠结这一点了。

许韵洳望着黎北辰,明确地提出要求,“我要离开这里。”

她和黎北辰没有丝毫关系,留在这里,只会让她不安。

黎北辰微微皱眉,语气带着鄙夷,“许小姐,你忘了道谢。”

道谢?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这个男人惹起的。她为什么要道谢!

许韵洳恨恨地盯着黎北辰,黎北辰的眸中一片深邃,仿佛要将她吞噬掉。

许韵洳感到后怕,面无表情地随口一说,“谢谢。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

黎北辰勾唇,冷峻的容貌更引人注目。

他缓缓靠近,坐在床边,青葱般的手指抚上许韵洳的的脸颊。

他的容貌堪称完美,有那么一个瞬间,许韵洳竟然看痴了。

但衣服撕裂的声音以及熟悉的男人身体,让她立刻回神:“赶快放开我!”

她批命推拒着男人,但无济于事。

熟悉的撕裂感再度袭来,只是比上一次温柔许多。

她疯狂哭喊着,双手紧紧护着自己的腹部。

难道她才逃离许家的地狱,现在又要沦为这个男人的工具吗?

黎北辰的瞳孔深邃,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他此刻已然赤红的双眸,已经表达了他此刻的渴望。

 

  第五章 活的好好的

“许韵洳,如果真的要谢我。这样才比较有诚意。”

冷冽的声线中带着微微喘息,热气喷洒在她耳边,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许韵洳彻底死心,闭上眼睛,任由男人为所欲为。

两行清透的泪水,渗透进华丽的蚕丝床单中。

这个男人比许家还可怕,她如何反抗?

过了良久,黎北辰穿上衣服,走出房门。

秘书早就已经等在门外,态度毕恭毕敬,“黎总,你有什么吩咐吗?”

黎北辰面无表情,淡然询问,“她怀孕了。你是怎么办事的?”

虽然语气平淡,但黎北辰越是这样,秘书就越是忐忑不安。

喜怒无常是黎北辰的代名词,他真的很害怕下一刻,自己就落得凄惨的下场。

“黎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真的给她喂了避孕药!”

见秘书诚惶诚恐地解释,黎北辰厌恶地皱眉,他没有说谎。

不想再纠结这件事情,黎北辰转身离开,只留下淡然的话语,还飘荡在空中。

“如果她不想待在这里,就让她离开,但是要派人跟着她。”

许韵洳心不在焉地走在路上,神色恍惚,看起来很是疲惫。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那个男人会救她?为什么会任由她离开?

许韵洳实在想不明白。

不知走了多久,一个女人突然拦在她面前,语气有着不容人拒绝的强势。

“许小姐,为了你的安全,还是让我们送你回去吧。”

许韵洳有些迷茫,见女人做出一个上车的手势,咬咬嘴唇,弯身上车。

女人满意地点头,黎总看重的女人,不能出任何事情,还是这样最为方便。

“许小姐,如果有任何困难,请联系我。”

许韵洳站在别墅门口,冷酷的女人递给她一张名片,随后上车离开。

明明是陌生的人,许韵洳也知道这是那个男人的吩咐,但是心中还是感到一丝温暖。

自从妈妈去世,再也没有人这样嘱咐过她……

不过,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平时张扬跋扈的继母,以及笑面虎的父亲,会那样害怕他?

许韵洳迷茫而又情绪低落地走进别墅,这个地方犹如地狱。但是,她也只能这个去处。

“韵洳,怎么现在才回来?”

许韵洳才走进门,就看到许国强站在客厅笑望着她,大吃一惊。

“韵洳,黎总对你很好吧?”不理会许韵洳的呆愣,许国强很是热情地拉住许韵洳的手。

将她按在沙发上坐着,还很殷勤地给她倒茶。

许韵洳觉得自己在做梦。不然平时对自己不闻不问的父亲,为何突然这样热情?

听到许国强说黎总,许韵洳这才恍然大悟。黎总?她记得所有人,都是这样称呼那个男人的。

但是,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父亲似乎很怕他?

“韵洳,你怎么不回答爸爸的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和黎总认识的?”

看着安然无恙的许韵洳,许国强就知道,黎北辰肯定叫医生给许韵洳看过闪过。

心中很是忐忑不安,他真的很害怕黎北辰一个不高兴,下一刻就让他的公司倒闭。

想不到他的女儿还真是有本事啊,竟然勾搭上了黎北辰!黎家的势力不容小觑,黎北辰更是无人敢惹!

出事手段极其残忍,做事速度雷厉风行。

这样的男人如果能够和他们许家联姻……不,别说是联姻,就算是这个死丫头能有资格成为黎家的暖床玩物,许家能获得的东西,也是不可估量的!

想到这里,许国强的眸中流露着贪婪之色。

许国强对许韵洳问长问短,让许韵洳第一次感受到了父爱。

许韵洳很迷茫,不知所以。许国强的态度变化很大,让她觉得不安。

“你这个骚婊子还敢回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刚从庭院内进来的许丽娜看到许韵洳,快步山前手对着她的脸就落了下来。

“丽娜!”许国强快速抓住许丽娜的手,并警告地呵斥着。

这其中的意味许丽娜哪里不明白?正是因为这样,许丽娜才更加的不甘。

“哼,许韵洳,你不过就是暂时得到了黎北辰的喜爱。他对你不过是一时的新鲜感,你以为你能嫁进黎家做太太吗?”

许韵洳闻言,仿佛登时被雷劈中。

黎家,她是听过的。大名鼎鼎的黎北辰,她更是耳熟能祥。

并不是她太过关注他。而是他他的名气和势力,已经大到了她这种人都耳熟能详的地步。

许韵洳打了一个寒颤。她居然惹到了黎北辰?现在她能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还真是奇迹!

传言,得罪黎北辰的人,下场都很凄惨。

“韵洳,你才回来,肯定没有休息好。现在去房间休息吧。刘妈,你去把三楼东边的房间收拾出来,给小姐搬过去。”

望着这张笑脸,许韵洳只觉得可悲。

以前她是多么渴望父爱,可是如今许国强这样待她,她反而不肯相信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黎北辰。

许丽娜嫉妒地快要发狂,指着许国强就大吼,“哥哥!你为什么对她这样好?三楼东边,那是我的隔壁!我才不和这种脏丫头住一起!”

国强的脸色拉长,“住嘴!我是让你去哪个房间,你把房间腾出来给韵洳住!方便养胎!”

许丽娜与许韵洳闻言,皆是大吃一惊。

“哥哥!凭什么!那是我的房间!”

许国强的脸色阴沉,带着警告的意味更深,“丽娜!”

许丽娜彻底崩溃,恨恨地盯着许韵洳,转身跑出门。

只留下她冷笑的话语,还在空中回荡。

“好!好的很!那个房间我不要了!我不会收拾的!要去住许韵洳你就自己收拾吧!”

丽娜怎么回事!难道不懂其中的厉害关系吗?竟然还这么任性!

许国强微微皱眉,心中略微不满。想到许韵洳,又转脸笑望着她。

变脸的速度,令人十分惊叹。

“韵洳,走吧。”

许韵洳面无表情。

“谢谢,不过我还是比较习惯住在佣人住的地方。”许韵洳似乎想到什么,又微微抱歉一笑,“我的活还没有做呢。”

许国强闻言,哪里还有当初找茬的模样。

瞬间大手,吩咐佣人道:“来人啊!去把丽娜的房间腾出来!”

许韵洳心中一惊,犹如打翻了五味瓶,十分复杂。

其实,许国强这样待她,她还是觉得幸福。可是……这一切都是表面,都是假的。

“就这样吧。”就让父亲他们去纠结吧,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许国强有些不悦,他都这样丢下脸了,这个丫头还要怎么样?

想到黎北辰许国强咬咬牙,面上的笑容更盛,不顾许韵洳的反对,直接将她拉到许丽娜的房间。

只是此刻,再也看不出这曾近是别人的房间,一些她用习惯的东西,也都摆在了熟悉的位置。

看得出许国强还真是对她用心了。

许韵洳扫视这房间的四周,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这样豪华的房间,在以前她根本连想都不敢想。

父亲和继母以及姑姑不欺负她,她就觉得很侥幸了。哪里还敢奢求其他?

“韵洳,怎么样?还满意吗?”

听到许国强明显带着讨好地询问,许韵洳揉了揉额头,“还好。我要休息了。”

许丽娜的东西从来都是最好的,她哪里还敢嫌弃?

许国强讪讪地离开,许韵洳才摊倒。

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许韵洳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荆宇的背叛、父亲和继母态度的转变,让她觉得烦恼。

以及……许韵洳抚上肚子,想到里面的小生命,顿时更为忧愁。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她许韵洳,一定要活的好好的。

《帝枭的替身娇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同类文学小说

智慧彩票投注 极速快乐十分 秒速时时彩 上海时时乐 PK10牛牛 欢乐生肖 新疆喜乐彩 欢乐生肖 极速PK拾 北京幸运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