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要吃鸡免费在线结局完本阅读

狐狸要吃鸡免费在线结局完本阅读

狐狸要吃鸡

时间:狐狸要吃鸡作者:碧落来源:QR

狐狸要吃鸡白狐苍狼免费在线结局狐狸要吃鸡完本阅读作者碧落写的现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这一年,绝地求生的游戏风靡了全球;这一天,白狐一觉醒来,莫名进入了真正的刺激战场;这一世,一个传奇就此揭开了一角,一段恩怨情仇也由此展开;当简单的游戏,变成真枪实战的冷酷现实,狐狸——白狐,与狼——苍狼,谁能最后笑到最后,成为唯一的王?当然是,狐狸要吃鸡!。。。

《狐狸要吃鸡》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8章 深藏不露

“呼……”

白狐强行舒缓出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枪。

视镜上,一行红字显示了出来。

“成功击倒一人,请即刻补刀达成任务。

白狐瞪大眼睛,脸上有着淡淡的惊恐,无形中她被逼迫了。

难道对方是通过眼前的显现镜片而发出指令?

她摆弄了一下视镜,果然,在上面发现了一些东西,随便输入自己的账号密码之后,白狐发现了一个类似于个人信息栏的空白页面,一共只有两页,她翻看另一栏,上面只有击杀人数,这比较类似于一种游戏成就。

白狐猜测,这应该是这个游戏的制作方在给最后活下来的那人留后路。

真“人性化”啊。

这样一来,大家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白狐冷哼了一声,回身,走向了S城的方向。

却是陡然察觉到一丝不祥的感觉,从背后一路燎烧到后脑!

她缓缓回头,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的颈椎在嘎吱嘎吱地干响。

黑炭的目光充满了血腥,她倒吸了一口冷气,竟如同浴血而生的血牛一般,以自己顽强的生命力,重新站了起来!

这……是噩梦吗。

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强敌存在?正面吃了一发子弹,明明已经倒了,却还可以自己站起来!

这个世界,太大了。

白狐,愣住了。

跑。

这是她心中仅剩的最后一个想法。

纵然那肤色极黑的人有万般能耐,能正面吃一枪然后站起来,但毫无疑问,他已经身受重伤,在这种状态下,他铁定是追不上自己的。

想到这里,白狐手忙脚乱地将装备重新背上,不由分说便直接放弃了S城的目标。

一面一路狂奔,一面用视镜给苍狼发了一条消息:“大叔!我已将黑炭打成重伤,这个世界的不寻常之处太多,单走真是太危险了,所以给你发SOS简讯,收到请立刻到G城港口与我会合哟!”

发完这条简讯,她便放弃了S城的目标,头也不回地冲向了G城的方向……

而另一边。

靶场附近。

两个男生,正在一个天台上像模像样地端着武器,试图找出面前这个广场上的活物来狙杀。

“真实!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拿到真枪来玩!”

“谁说不是呢。这种刺激,我一生也不会忘记,军火与弹药,这才是男人的浪漫!”

蓦地,他们身后通往楼下的门,悄悄打开了。

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目光完全聚焦在了地上明晃晃摆着,明显没人动过的弹夹。

一面过去捡,一面不经意间举起手中的P1895手枪,射杀了那丝毫没有留意到他的那二人。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他冷冷笑道:“且不说资格,你们,压根就没到该谈论男人怎样怎样的年纪。”

此人,正是苍狼!

他的视镜上,闪过了一条讯息。

“咦?私人简讯?”

他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在这鬼地方,能轻易联系到他给他发简讯的,只有一个人。他忙不迭收起了枪,确认了一眼广场上的战斗,便坐在了那两个学生的尸体上。

希望不是什么无聊的情书啊,小丫头。

他微笑着,点起了一根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烟,检查起了简讯。

没过半秒钟……

嘴上的烟,就掉了下来。

“黑……黑炭?黑炭是谁?”

他自言自语着,然而从不慎掉落的香烟看来,他绝不是真的不认识那个男人!

所谓黑炭,只是个称呼而已。

即便现实中的黑炭,其店小老板的身份,也不过只是退隐之后的副业。

和他曾经的身份比起来,他现在的工作简直不值一提。

事实上,苍狼早在服役的时候,就曾经对这人的名声有所耳闻。

他是曾经参加过战争的老兵。那个时候他和苍狼他们的交情还算不浅,多少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过的弟兄。

所谓黑炭,就是当时和苍狼在一起的星国军人们对他的称呼。

素来以不要命的战斗作风著称,性格很重义气。生命力顽强,几乎每次看他执行任务回来,都是身负重伤的状态。就他身上的那些伤疤来说,随便哪一道拿出来放在普通人身上,都绝不可能活到下次出任务!

但凡曾在那个地狱待过的人,肯定不可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拉伯恩卡莱尔!

自从来了这个世界以后,邪门的事情就没有断过。

不过多少还都算尚在苍狼的预料之内。但是现在,他是真的有点搞不清状况了。

小狐狸,把黑炭打成了重伤?

这个天底下最可笑的笑话,如今这口气居然还不像是在开玩笑!

苍狼默不作声把地上的烟捡起,重新点着又吧嗒吧嗒抽了起来……他之前一直觉得自己任务重,带着一个累赘是件很不值当的事。

但如果她真的有这个能耐,那毫无疑问,和她汇合绝对是自己现在的首要任务!

白狐。

他开始很认真地在脑海里搜索了起来……

苍狼紧皱眉头,他并没有在国际上听说过有代号叫白狐的人。这很不正常,不过只是一介女流之辈,却是分分钟就搞定了黑炭。这样的人才,没道理会一直这样籍籍无名啊?

要知道,这个世界可不是单纯的游戏而已!

就苍狼面前得到的情报来讲,游戏开始刚刚不过两个小时,电竞界的大神们便已被肃清完毕。

在这里能活下来的高手,只能是潜伏在现实世界的掠食者们……

白狐,你究竟是什么人!

察觉到流入深喉的味道不大对劲,苍狼这才发现自己叼着的烟已经只剩下了半截滤嘴。

他站了起来,舔了舔嘴唇,露出怪笑。

可笑,怎么可能。

就算是真的有暗中的人混了进来,那黑炭也不是吃素的。这小狐狸,八成是想我想疯了,随便扯个慌就想把我骗去保护她……

对不起。

我的命,不是我自己的。

我是一个军人,我要用这条命,去保护更多渴望救赎的人,正想着,细密的沙沙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苍狼瞬间警戒,盯着有动静的方向。

蓦地,他瞪大了眼睛!

广场上,一道倩影悠然闪过。

从动作来看,那人在有意避开靶场这里的战斗,全力向着西南方向驰援……

金发碧眼的大长腿艾丝,外服野生玩家!

艾丝的眼中带着几分妩媚,她只是个野生的玩家,进入后一直锁定着那个小狐狸般的女孩子,没想到,她竟然和自己的双排队友钢上了,真有意思啊。

看到她,苍狼呆住了。

电竞上有特殊身份的人,他都看过资料,这个艾丝和黑炭是队友啊。

看来小狐狸说的是真的。

他以极快的速度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装备,飞速奔向了天台口的楼梯。

尽管被一个女孩子像上级一样指挥对他来说当真是件无比丢脸的事情。

尽管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做。

可现在的他,内心里只有一句话在心头反复缭绕。

小狐狸,你藏得好深啊!

 

 

 

第9章 异梦

远方的天边,乌云厚厚堆积,是不是响起阵阵雷鸣。

天空阴沉沉的,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狂风霍然停止,顷刻之间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G港海湾。

视镜地图悄然展开,一个银铃般的声音,讷讷地抱怨着:“啧啧啧,说是孤岛不假,从气候来看,这简直就是一整块大陆嘛。”

白狐抓抓自己的头发,哀嚎一声。

万万没想到,这一带还会下这么大的雨,就隔着一条岛内河,河对岸就有沙海,空旷地暴漏性太大,她不敢出去。

“我说怎么跟游戏里的地图不大一样,这个地图也未免太大了!要是这破地图有个比例尺,能让我算一下距离就好了……”白狐叼着铅笔,如此百无聊赖地自言自语着。

为了躲雨,她直接就近找了个隐蔽的山洞钻了进来。

现在,情势十分严峻。

这里的位置,是G城城北约十五公里左右的一座山洞。

那个黑炭虽然身负重伤跟不上自己的速度,但确实是一直在跟踪着自己。那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白狐根本不想再见到那人第二次。

还有黑炭的队友,应该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变数。

下次他要出现,恐怕就是以小队战的方式来取自己性命了。

而从视镜上看,苍狼……

正在……

冒着这么大的雨,大老远从靶场一带向着这里一路狂奔……

从速度来看应该是车爆了,按这个速度,恐怕最快也得今夜凌晨才能赶到这里。

想到这里,她竟是莫名其妙的脸红了。

“哎呀!什么嘛,冒着大雨一路狂奔来见我什么的,还不是因为我打伤了那个看上去蛮厉害的黑炭!”

她揪着头发,又自己一个人神经兮兮地抓狂了起来。

不行不行,在和他会合之前,自己一定要变得更强才行!

白狐这样想着,收起了地图,开始试着温习现实里那个人曾经缠着给她科普的那些军事知识。

实战证明,那些知识,非常重要!

之前若不是因为这些知识,恐怕她根本不可能活着逃出黑炭的魔爪!

呼,白狐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钟,一阵剧烈的头痛却是猝不及防地袭来,恍若脑子里被塞了一只发了疯的兔子,在她的脑仁里胡蹬猛踹。

白狐凄厉的惨叫!

手指死死地扣着狙击枪的枪身。

剧痛让她越发麻木,身边一切的声音,刹那间变得一片寂静。难以言说的恐惧从四面八方袭来,将她团团包围……

这样的痛苦,不知持续了多久。

待到一切结束之时,她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汗水,精神更是疲惫不堪。

她气喘吁吁地坐在山洞的最深处,由砂土与石子组成的地上,尽是她刚刚挣扎的痕迹。

“为什么……为什么……”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

蓦地,白狐仿佛是想起了什么,慌忙在视镜上摆弄了起来,翻阅自己的个人信息。

白狐。

除了这个她在网上任何场合里都在用的昵称以外,没有其它任何有用的信息。

白狐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突然笑了笑,对啊,她平时对待自己的个人信息,就是这么小心。生怕哪天会有居心不良的人依据她的个人信息找到她或者她身边的人什么的……

这些事情,她印象很深。

是受谁的影响来着?

又一阵剧烈的头痛,袭上了她的大脑深处!

面前一片模糊,唯有一行字迹无比清楚。

“ERROR,访问权限被拒绝。”

白狐十分清楚,这不是视镜上的字,而是自己眼睛上的字。

幸好,这次的痛苦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随着她撕心裂肺的祈求与埋怨,痛苦很快便褪去,刻在自己眼睛上的字,也消失了。

她,无助地缩在了山洞的角落,独自哭成了泪人……

哭着哭着,意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梦里。

“咔,咔!”

一个约七岁左右的少女,正在凝神屏息。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响彻了苍穹。

她摘下了护目镜和耳塞,扫了一眼旁边墙上的显示器,一脸不悦。

“怎么又是八环!”

旁边围观着的工作人员们,却是不停地欢呼鼓掌。

“已经相当厉害了,小姐。这款SVD步枪的额定有效射程只有七百五十米,超过这个距离,子弹已经成了无比夸张的抛物线,连一本杂志都不一定能打穿。可你一枪便在五百米靶上打出了八环的成绩!这个实力,已经到了能进国家队的水准了吧?”

另一个人慌忙摇头。

“不不不……这个成绩,任何国家都不会允许你埋没在射击的竞技场上的。只需要再稍微深造一下,你一定会被破格选拔进机密特种部队!”

然而,那少女却是对身边的种种赞誉,视而不见。

她满是恼怒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屏幕上那个被自己打中的靶子。那落在八环范围内的弹孔,对她来说,似是无比刺眼。

“不。还不够,只有这种程度,还不够。”

她猛然回头,大声呵斥起了旁边的工作人员:“都别吵!再给我拿一盒762子弹,我要继续训练!”

“小姐,您已经连续训练了整整一天了。您还在长身体,这……”

少女,刚要发作……

一个声音,却是瞬间便镇住了她愤怒的情绪。

“把你的枪拿来给我看看。”

少女抬头一看,立时笑逐颜开。

这……究竟是谁呢。

梦中的她,如此努力回忆着。

然而出现在面前的那高大男子,身影却是一片模糊。

“呀。你用这把枪打靶,难道就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吗?”

少女摇了摇头:“没有,我一直在听你的,有在认真练习……一直,用这把枪练习,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男子,温柔地蹲下身来,贴心地主动与少女的身高对齐,指了指那枪身与瞄准镜结合的地方:

“你看。这里的螺丝,对狙击手来说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存在。但是现在这把枪的螺丝并没有拧紧。这把枪的瞄镜,该做例行校正了。”

他这么一说,周围的工作人员们,立时面红耳赤!

“啊啊啊对不起!都是因为这位小姐一直在用……啊不!是因为我们的工作疏忽,那个,请把枪还给我们,我这就送去给技术人员调试!”

但那人好像并没有在指责他们的意思。

“谢谢,不用了。把工具拿来就好。”

于是,少女就这样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那个男人坐在地上,手把手教她如何保养枪械……

工作人员们,窃窃私语。

“真是怪事。这里只是普通供游客游玩的靶场而已,有必要教一个小孩子这么多吗?”

“还是别多问了。这个男的对枪械如此了解,恐怕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这种事,嘀咕太多对我们没好处的,我们还是散了吧。”

就这样,白狐一直看着,看着。

茫茫然间睁眼,已然是第二天早上。

白狐揉了揉有些晕的头,垂目看着自己修长的手指,刚刚清醒一点,便立刻用步枪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

雨还在下,只是变成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她叹了口气,眼睛还有些红红的。

蹲下身默默从背包里拿出了工具,开始为自己手上的装备做例行保养……梦里的他,是谁呢?

 

 

 

第10章 狙击天才

梦这种东西,本来就十分不靠谱。

白狐依稀觉得自己好像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但却对这个梦本身的印象无比模糊。听说有些梦,要在立刻跟别人说起或者立刻记录下来,才会真正被自己长久记住。

“哎呀,算了算了,不想了,反正也忘的差不多了!”

白狐皱着眉,抚摸着枪身,她只记得,自己好像梦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不过正因为这个梦,她终于记起了一些有用的事情。

这里的环境十分真实,完全模拟了一个由于不明灾难而变得空无一人的大陆。而在游戏正式开始前,所有的枪械都已经被摆在各种地方闲置了两年以上。

真是个刺激战场。

这个死亡游戏,在各种细节的设计上给予了所有人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

白狐这样想着,举起了手中的98K狙击枪,用十发子弹将八倍镜瞄准完全校好。现在这把枪,已经成了只有她自己才能正常使用的武器,同时可以适应最高难度的超远距离狙击任务。

顺带,很扯的一点是,这把枪用的是7?62MM的子弹,但却能打死两千米以外的活人。

现实里,首先98K用的是纳粹家特产的7?92毫米子弹,而不是7?62。其次,这玩意的有效射程,八百米,不能再多了。

她很想再试着校射几发试试准头,但考虑到现在还不能说完全安全,两千米以上的试射很有可能会惊动自己的潜在敌人,她打算从这山洞另一端的出口爬上山顶,直接用瞄镜来寻找敌人。

然后,用活人来测试装备。

她伸了伸懒腰,笑了一声。

这整个大陆,除了她以外,应该没有能够其它可以超远距离狙击的人才了吧……要是被死者知道她获取这些本事的途径是梦里,怕是连阎王爷都要因为自己而后院失火。

说干就干,白狐带走了所有的东西,背着满满当当的装备,以从上方透进来的水滴和光亮为导航,顺着这个错综复杂的溶洞爬了上去。

她花了约莫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爬到溶洞的尽头,然后从一片农田旁的枯草堆里钻了出来。放眼望去,满目景致无限伟岸。

蓦地。她留意到了视镜上的绿点。

苍狼。

经过彻夜不眠的长途跋涉,他现在的位置,已经离这里不远了。

同时,她也看到了视镜左上角的那个数字。

现在,还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只剩下了五十五名。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昨晚她快睡下的时候,还活着的人数也是五十五名。

这,是一个分界点。一夜无事的安眠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游戏发展到现在,菜鸟,已经被完全肃清干净了。

想到这里,白狐的心中百感交加。

四十五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流逝了……而剩下的人能做的,只有继续这场杀戮。一切的罪恶都是理所当然,因为活着,才是人最基础,最正当的念头。

想到这里,白狐细数了一下目前死在自己手上的人数,默默垂头,为他们默哀了三分钟。

然后,重新睁开了眼睛。

剩下的五十五人,一定都是来自各个领域的强者!

就平时的游戏来讲,这个数字,当真是多得吓人啊。平时打游戏的话,一把一百个人里能有二十个会玩的就算相当不错了。

但是现在,存活人数却卡在了五十五这个数字上。

毫无疑问,剩下的高手们在彼此观望。在这看似祥和而又寂静的世界里,到处都是渴望活下去的,猩红色的眼睛!

白狐,也是其中一个。

其实,刚刚从草堆里出来,白狐便看到了两个人。

只不过因为距离太远,所以她才没有一点紧张。

现在她身上穿着一套橘黄色的休闲装,坐在草堆旁,距离一远,对面根本看不到她。

那两个人应该是刚刚睡醒,正在远方一座断崖上坐着聊天。从白狐这个位置看过去,其实也就是两个细微活动着的小黑点。要不是篝火让得天上缭绕了一缕青烟,白狐也很难发现他们。

苍狼会从那个方向跑过来,而从苍狼的路径来看,他发现不了上面坐着的这两个人,但那两个人却可以轻易发现长途跋涉而来的苍狼。

白狐眉头紧皱,这两个人,不能活。

她举起了右手,竖起了大拇指测距。两千七百米!

紧皱的眉头,开始发麻了……

这把98K到底能打多远,说实话,她根本没数。

她只知道,现在的吉尼斯世界纪录最远狙击距离,是在去年由枫国人在中东战场上更新的。

三千四百五十米。

说实话,白狐很难想象那是怎么做到的。

现实可不像某些烂电影里那样,狙击手只需要把敌人的脑袋放在准星上就能爆头。事实上,狙击手要打人,尤其是超远距离狙击,需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

根据经纬度测量地心引力,以计算子弹飞行过程中由于动能损耗而出现的下垂角度……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之前那十发子弹校射的时候白狐已经把这个因素算进了瞄具里。据她之前开枪的感觉,虽然很超现实,但地心引力这方面,这整张地图应该都是一样大的。

这倒是会让白狐的狙击难度降低不少。

最可怕的是风速。

正儿八经来的话,白狐可能需要一个助手。在自己瞄准的时候随时汇报自己身边的风速。要打的目标太远了,小风吹一下都可能会让子弹偏掉。

再远一点的话……

难度,会成倍增加。

因为风速已经没法看了。你单纯考虑自己身边的风速是绝对不够的,一千米以外的风,连风向都可能会跟你身边不一样。东吹一下,西吹一下,说不定子弹会往哪儿飞?

敌人是两个人。

难度,再加倍。

下雨天。

已经不是难度的问题了,得看命……

白狐纠结的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她退缩了。

两千七百米的距离,尽管比起世界纪录短了足足七百多米,但这个距离,对狙击手来说依然是难以逾越的天堑。

不只是白狐,连职业军人都不可能。

她咬牙切齿,紧紧揪住了胸前的衣服。

不知为何,她的胸口,有些闷闷的。

苍狼大叔……

不管了,干就干吧!

白狐眯起眼睛,果断趴倒了下来,架好了自己的狙击枪!

精致的小脸靠在托腮板上。

如果非要理由的话……

这就够了。

 

 

 

《狐狸要吃鸡》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

内容不显示部分
优优彩票APP 极速快乐十分 上海时时乐 幸运飞艇官网 欢乐生肖 幸运飞艇官网 内蒙古快3 极速11选5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