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若挽星全文免费阅读慕挽星楚云深by黎虞暖小说完整章节

云深若挽星全文免费阅读慕挽星楚云深by黎虞暖小说完整章节

云深若挽星

更新时间:云深若挽星黎虞暖来源:zsy

云深若挽星全文免费阅读云深若挽星慕挽星楚云深by黎虞暖是一本豪门虐情小说完整章节完本:他是经年的痴心妄想,是她穷极一生都触不到的光。她为他刀枪不入,亦为他盔甲撒地。可惜他都不曾回头看她一眼。...

第8章 我还是忘不了你

司机将车停在大厦门口,楚云深一下车夏嫣儿就看到了他。

轻扯裙摆脚步轻快地跳过去,伸手撩了一下散落的头发,才目光盈盈地看向他。

“云深。”

楚云深脱下肩上的外套,披在夏嫣儿身上,触到冰冷的肌肤,微微皱眉。

“穿的这么少,怎么还站在外面。”

夏嫣儿微微歪头,说不出的娇俏。

“想第一时间看到你。”

她拽了拽袖子,很自然地挽上他的手臂,“快进去吧,这家餐厅有一道鹅肝很不错。”

手臂上传来柔软触感,楚云深有刹那的失神,很快就恢复平静,一起进了餐厅。

服务生带着两人走到窗边的位置,楚云深点了夏嫣儿说的那道鹅肝,和她以往爱吃的几道菜。

等待的时间,夏嫣儿一直望着他,眼里的光那么亮。

“云深,昨天晚上你陪我吃饭,回去的有点晚,挽星她没有跟你闹吧。”

楚云深手指无意识地轻击桌面,“她有什么资格跟我闹。”

夏嫣儿唇角微翘,说不出的愉悦。

“没有就好,我昨天担心她会跟你闹,一晚上都没睡好。”

她确实没有撒谎,只是没睡好,是因为太过兴奋。

昨天夏嫣儿查了医院的记录,知道了慕挽星手受伤的事,她带着助理来医院处理伤口。

撞上她的丈夫和她在同一家医院,却是和其他女人一起。

她处理伤口的时候,伤口一定很疼,心更疼吧。

楚云深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眼下确实带着隐隐的青色痕迹,嗓音冷淡。

“你怎么样了,药吃了吗?”

“我没什么事,就是刚回国有点不太适应。

”她垂下眼眸,眼角泛红,“云深,慕挽星用手段困住你七年,在国外的这几年,我总是想着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我还是忘不了你。

当初要不是慕挽星,说不定我们早就在一起了,我刚回国身边也没有朋友,你能多陪陪我吗?”

楚云深一下子就回想起七年前,脸色微凛。

“我会安排人照顾你的。”

夏嫣儿没想到她说的如此直接,只换来这样的答案。

她咬咬牙猛地站起来,伸手拽住楚云深的领带。

“云深,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就算是再多的人照顾我都没有用,我想要的是和你在一起。”

在楚云深错愕的瞬间,她猛地俯身吻了上去。

那一瞬,楚云深蓦地想起早上睁开眼时看到的慕挽星,她眼里毫不掩饰的贪恋,她昨天那卑微的请求。

几乎是出于本能,楚云深拨开她的手,避开她的唇。

“你喜欢的鹅肝来了。”

夏嫣儿抬头,看到站在一侧的服务生,气得咬紧牙关,背在身后的手指缓缓捏紧。

扯出一个勉强的笑来,坐了回去。

服务生将菜全部摆上去,看着那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夏嫣儿的心却一点点失去温度。

昨天她喝了酒,夜色太美,可以俯瞰全城夜色的环境太浪漫,她靠在栏杆边,看着那个浑身都散发着矜贵气质的男人。

气氛那么好,她踮起脚尖吻了楚云深,却被他推开了。

她以为楚云深是嫌弃她跟过别人,可是楚云深却说不是。

可是他明明确确的说过不爱慕挽星,难道是这七年时间,他不知不觉对她产生了感情。

她不管楚云深是因为两个人之间的利益纠葛,抑或是慕挽星又用了什么手段。

这次她不要做那个被踢出局外的人。

 

第9章 楚云深就是她的南墙

夏嫣儿微微低头,嘴角漏出个淡淡的笑,却满含苦涩。

“对不起云深,我知道自己不配,现在早就不是七年前,你已经结婚了。”

楚云深低头看着手指,带了七年的戒指在手指上留下一圈白色的印记,没来由的心里涌上一阵莫名的情绪。

慕挽星说过,这辈子就算是死了,她都不会把那枚戒指摘下来的。

呵,果然只是说说而已,谁当真谁傻x。

“我们今天离婚了。”

夏嫣儿握着刀叉的手猛然收紧,心里生出狂喜,却惊讶地睁大双眼。

“什么?你们离婚了......”

“是不是因为我,我可以替你和慕挽星解释的。

”夏嫣儿脸上全是担忧。

楚云深看向远处的灯火,神色冷淡。

“不关你的事。”

夏嫣儿心头动了动,往前坐了一点,“云深,你跟慕挽星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昨天我们在医院分开以后,我在靖安大厦碰到她,她急匆匆的见了一个男人,他们两个动作挺亲密的......”

楚云深终于转头,他知道夏嫣儿是什么意思。

却没有往那些方面想,不是他对自己太自信,是他太清楚慕挽星的性子。

她是那样偏执又绝对的一个人。

这几年慕挽星在外面活动,有不少人知道他们夫妻间关系紧张,朝她示好,甚至许诺利益、情感上的慷慨。

慕挽星从来都是直接了当的拒绝,感情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一环。

她是一个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的人,她的人生没有妥协,更没有退路。

楚云深就是她的南墙。

可是她是去见谁?

夏嫣儿从他脸上什么情绪都看不出来,却隐隐不安,小声说:“可能是我看错了也说不定,云深你不要乱想。”

楚云深却身子后倾,靠在椅背上,“我们出来吃饭,别提她。”

夏嫣儿吐了吐舌头,嗔道:“都是我不好,约你出来吃饭,尽说这些了,你离婚了我们该庆祝一下才对。”

她端起桌子上的香槟,“云深,恭喜你,以后你就是自由身,她再也不能勉强你了。”

楚云深举杯跟她碰了碰,将金色的酒液一饮而尽。

看他喝的那么痛快,夏嫣儿眼里快速地划过一抹暗光,又将酒杯替他满上。

微凉的夜,喝点酒的感觉很好,凉意裹挟着氤氲的酒热,一杯接一杯的下肚,让人仿佛身处云端,不知不觉就喝了很多。

一顿饭吃到了很晚,楚云深觉得脑子都已经昏沉沉的,抬腕看了眼时间,将近凌晨。

“太晚了,我得回去了。”

慕挽星说过让他每天都得回家的。

再不回去,她又改摆脸色了。

不对,她明明已经搬走了,他为什么还要遵守她的那些约定。

“我为什么要回去,我偏要看她要怎么跟我闹。”

夏嫣儿一直都在看着他,听到他的喃喃自语,看着那张俊逸非常的脸,因为醉意眼神已经不能聚拢,心里的那个念头无限放大。

坐到他身边,抽走他手上的酒杯。

“云深,你想回去就回去,不回去在这里休息也可以,楼上就有客房,反正你已经离婚了。”

“离婚?”楚云深脑袋靠在椅背上,歪向一侧,“她凭什么要结婚就结婚,要离婚我就得配合。。。。。。”

从夏嫣儿的角度看过去,现在他竟带着几分落寞,难道他真的爱上了慕挽星。

不行,她绝对不允许。

她已经没有退路,不能再失去楚云深,她必须要做点什么。

 

同类文学小说

极速3D彩票 快乐赛车 北京幸运28 荣鼎彩手机app下载 极速快乐十分 欢乐生肖 上海时时乐开奖 山东11选5走势 欢乐生肖 福建快3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