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太短梦渐醒在线阅读-万贵妃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痴情太短梦渐醒

时间:作者:万贵妃主角:

痴情太短梦渐醒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痴情太短梦渐醒是由作者万贵妃写的,精彩试读:曾经日夜相伴的男人,如今为了睡他一晚,苏柒柒花了两百万才如愿以偿。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夜瑾年不敢眨眼,苏柒柒浅浅一笑,对着夜瑾年伸出了手。余生太短,已来不及去爱你。只愿下辈子,不要再让我们彼此经历这些坎坷……...

注:本文摘信息来源于网络转载,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对其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如对文摘内容有疑议,发现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请联系本网纠正或删除!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内容阅读,尊重版权~

第1章

  仲夏夜,燥热。

  “染染,玥玥的病情不容乐观,你得进展快一点,否则以夜瑾年的势力,很快就会发现你‘叶染染’的身份有假。”

  苏染染坐在化妆台前悉心打理着自己,沈文臣的话在她脑海里循环重复。

  她回国已经半个月了,一直没有机会接近夜瑾年。

  暗道里卖消息的说,他今夜会光临“今夜明”,星城出名的娱乐场所。

  正好,明天是她排卵期的第一天,她必须抓住这次机会,一定“偷子成功”。

  苏染染深吸了一口气,起身走出了化妆间。

  会所里,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她尽可能的让自己与这里相协调。

  3888号VIP总统套房门前,苏染染迟疑了许久,这才推门走进去。

  房间内,身形修长的男人躺在床上,抬手吸了一口烟,而后吐出一团烟雾道:“你就是叶染染?”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冰寒,不带感情。

  她强压下那些往事的回忆,挑逗而又不失分寸地回道:“嗯,我是叶染染,也是今晚与您共度春宵的人。”

  那年火灾,她半边脸几乎全毁,虽然出国后做了整容手术,但与之前的容貌差异很大,所以她并不担心会被夜瑾年会认出。

  说来也是可笑,以前日日相见的男人,如今为了睡他几晚,苏染染花了整整两百万才打通会所里的关系,对方还说是友情价。

  “开始。”夜瑾年的命令式的语气让苏染染回过神来。

  她忙将自己的神色掩饰好,然后勾起精致的下巴,走了过去,无意间露出的事业线和小蛮腰,真是要多风·骚有多风·骚。

  这半个月,林姐教了她不少,甚至还看了好几本‘怀孕宝典’,这几天她必须倾尽全力。

  她微微低头,将娇羞的表情展现得淋漓尽致,当然在男人眼里看来不过是欲拒还迎。

  “夜先生,避孕药已经依照林姐的吩咐吃下了,您可以放心。”

  夜瑾年抬眸瞥向苏染染,神色冰冷,看不出任何情绪。

  他长臂一伸,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突如其来的触碰,久违的气息,让苏染染慌乱下差点推开他。

  可一想到生病的玥玥,随即恢复了理智,镇定着反手拥住男人。

  虽然只是一瞬,但苏染染慌乱而熟悉的眼神,还是让夜瑾年一怔,迅速掐住她的脖颈,冷声质问:“你究竟是谁?”

  “夜先生,你……干什么?我是…叶染染啊!”强烈的窒息感袭来,苏染染脸涨的通红,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挤出一句话。

  这一刻,她终于体会到夜瑾年对自己的憎恶!

  整整五年,夜瑾年每个月都会来一次今夜明,让林姐找一个同她有几分相似的女人伺候,可是每个女人最后都差点命丧他手。

  之前听林姐说她还觉得说的夸张。

  通过脖子上的力道,她才发现,那是真的!

  夜瑾年手上的力道渐渐减弱,从她的锁骨处滑了下去。

  苏染染知道,自己下的情.药开始生效了。

  而男人原本猩红暴怒的双眼,在一秒之间竟变得有些情动。

  苏染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装作不经意间扯开了衣领的扣子,将本来若隐若现的丰满呈现在夜瑾年眼前,顿时男人的眼神和呼吸开始粗重起来。

  夜瑾年听见自己心里的野兽在咆哮低吼,情不自禁的搂紧了苏染染纤细的腰身,大手也放肆的在她身上游走起来!

  “叩叩叩……”

  门外急促的敲门声一声接一声,势要将门敲破才肯罢休般。

第2章

  按理说,男人这种时候被打断会很不爽或者不加理会。

  可对于夜瑾年来说,却比解药还要神奇,几道敲门声就让他豁然清醒过来。

  男人火热的身体突然离去,苏染染的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坐起身子抱住夜瑾年。

  她不容许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就这么溜走,为了命在旦夕的玥玥,就算这道门是开的,她也会选择跟他做下去!

  “夜先生,求求你别走!我哪里做的不好我改!你要是就这么走了,林姐是不会放过我的。”

  苏染染拼命祈求着,泪水顺着脸庞落下,砸在夜瑾年的脚下。

  蓦地,夜瑾年心里一怔,几乎就想伸手去安抚眼前的女人。

  可是此刻,门外那人的声音更加凄凉,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

  “瑾年哥,你开开门好不好?朦柔好疼啊瑾年哥……”

  看着夜瑾年眼里显而易见的心疼,苏染染带泪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意。

  门外的声音,苏染染再熟悉不过!

  赵朦柔,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五年前,这个女人绑架夜瑾年威胁她,要么自杀要么离开。

  那个时候苏染染正怀着孕,为了孩子,她没有其它选择,只能狠心离开夜瑾年。

  生完玥玥后,她也曾回来过,可那时夜瑾年已经不再相信自己。

  就是那一次,苏染染甚至差点死在了赵朦柔设计的火灾里。

  时隔五年,赵朦柔依旧滋润的站在夜瑾年身边,虽然没有登堂入室,却成为他最信任的人。

  就在苏染染陷入回忆之时,夜瑾年用力甩开她的手,起身去开门。

  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无数的闪光灯朝着衣衫不整的苏染染席卷而来,却又刚好避开夜瑾年的身影。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苏染染立马拉过毯子将自己裹上,怒斥道:“你们要干什么!出去!”

  她这一出声,镁光灯闪耀的更加起劲,更有甚者居然伸手想扯下她身上的毯子,苏染染死死拽住,只恨自己不能多张一双手扇对方几巴掌。

  一片混乱之中,苏染染依稀听见夜瑾年在和赵朦柔说话,声音却柔和得不可思议。

  “朦柔,你怎么了?”

  赵朦柔泫然欲泣,委屈的看向夜瑾年:“我……我只是……”

  她话未说出口,人群中就有人迫不及待的出声:“请问躺在床上的是苏染染小姐吗?听说两年前夜先生遇难,你身为他的妻子却出轨沈先生且移居国外。如今你充当今夜明的小姐勾引夜先生,难道是想和夜先生重归于好吗?”

  轰——

  这句话如同一道闪电劈在苏染染脑海里,也吸引了夜瑾年全部的注意。

  就算是隔着毯子,她也能感觉到夜瑾年几欲喷薄而出的汹涌恨意,他带着满身森冷,迅速朝她走过来。

  夜瑾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就像一块块石头一样砸在了她的心口尖上。

  苏染染抓着毯子的手指紧紧收拢,绝不能被夜瑾年发现自己的身份!

  于是她先发制人的掀开毯子,整理了一下衣服,而后装作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说道:“原来是认错人了,我还以为我哪里得罪了赵小姐,让你们兴师动众的来拍我的裸.照。”

  ”各位,我承认我确实跟夜太太有八分相似,但是你们细想,夜太太就算回来了,哪里会出现在夜先生的身边,那不是自投罗网吗?”

  说话的同时,苏染染还靠在了夜瑾年身上,似乎是想让众人拍个清楚,以证实两人关系非比寻常。

  夜瑾年顿住,就这么任由苏染染‘利用’自己,只是双眼盯着苏染染,好似要将她这个人看穿。

  片刻,夜瑾年淡淡开口:“都出去,今天的事外面有一丝传言,我拿你们是问!”

第3章

  夜瑾年此话一出,那些记者和狗仔们如潮水一般退了出去,谁敢多言?

  瞬间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人,赵朦柔咬了咬牙,随后将身体疼痛的情况表演得恰到好处,“瑾年哥,我肚子疼得厉害,你陪我去医院好不好?”

  夜瑾年看了赵朦柔一眼,神色稍稍柔和了些,对刚赶来的属下吩咐道:“路深,带她去医院,顺便再做一个全身检查,问一下任医生她的病情最近有没有恶化。”

  “是,赵小姐请跟我来。”

  夜瑾年这么说了,赵朦柔纵使不愿,也只能顺从的跟着路深出去。

  “啪!”的一声,房间的门被赵朦柔重重关上。

  震得苏染染的心颤了一下,忍不住狂打起嗝来。

  她忙伸手准备端过床头的水杯,突然感觉到夜瑾年的视线落到了自己身上,于是不露痕迹的收回了手捏住鼻子开始屏气。

  当苏染染伸出手的时候,夜瑾年心里一惊,这个动作跟他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结果苏染染只是抬手捏住了鼻子,不知道为什么,夜瑾年心头划过一丝怅然。

  只见他幽深的锐眸眯了眯,“叶小姐,你这个打嗝的毛病与我夫人简直如出一辙!”

  轻飘飘的一句话,电击了苏染染身上所有的神经细胞。

  没想到夜瑾年对她的习惯竟然记得这么清楚。

  不过苏染染压下心里的情绪面上不显露丝毫,淡定自若回道:“夜先生,打嗝这种事情每个人都会有,不过能和夫人相提并论,我很开心和她这么像!”

  “你倒是会说话!”夜瑾年抬手攫住她的下颌说道。

  犀利而冰冷的眼神,让苏染染眉心一跳,努力维持着脸上的表情。

  该死!和夜瑾年这样的男人不能呆太久,要是被他发现端倪,自己就是有一百张嘴也没用!

  必须快刀斩乱麻,到时候就算夜瑾年发现她还活着,自己早已经身处国外。

  想到这里,苏染染伸手环上夜瑾年的脖子,哂笑道:“在今夜明里,不会说话可不行,要是夜先生还有怀疑,不妨亲自验明正身怎么样?”

  苏染染的身材凹凸有致,肤若凝脂,细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加上她现在衣衫凌乱,更显得风情万种。

  夜瑾年压着的药力又开始蠢蠢欲动,他不想再忍,伸手将苏染染推倒在床,紧接着压上自己的身躯,大掌用力的揉捏按压,不带怜悯的施暴。

  夜瑾年不知道发现了什么,手停在了苏染染的大腿外侧摩擦了一下问道:“你这里是什么?”

  苏染染在同样的位置,有一个月牙形的胎记,莫非?

  面对夜瑾年探究的眼神,苏染染不见丝毫慌张,反倒是笑意盎然。为了不露出破绽,她对大腿外侧的胎记早就做了微型手术,并刻了刺青,此时的情况正好用得上!

  “夜先生难道不准备自己看看,问我的话,可就有点无趣了。”苏染染的声音刻意压低,将衣服往上拉了拉,露出雪白的大腿,神情动作尽显魅惑之意。

  夜瑾年低头看去,哪有他想的月牙形胎记,只有一朵梅花的刺青,极尽妖娆,如血的颜色好似挑衅!

  夜瑾年瞳孔缩了缩,冷冷的撂下一句,“你这个女人对自己还真是狠!”

  苏染染笑道:“夜先生说笑了,为了漂亮,这点痛算什么?”

  “漂亮!我看分明是为了睡男人!”

  说罢,夜瑾年挺身没入了她的身体。

  没有丝毫前戏,瞬间进入的疼痛让苏染染全身绷直,她咬牙,尽力的迎合,手也抚上了男人的后背,时而用力的紧抓,时而轻柔的按压。

  夜瑾年忍不住喘了口气,抬手捏了捏她的脸,“你这幅样子,经了多少个男人才练成?”

  苏染染仿佛不在意他说的有多难听,依旧卖力的伺候着他。

  只是她心里还是刀割一般疼痛,不断告诉自己:为了玥玥,为了玥玥!

  他们耳鬓厮磨,翻滚,缠绵……

  夜瑾年翻来覆去在床上折磨了苏染染大半夜。

  这场欢爱进行到极致之时,夜瑾年伸手使劲地揉捏着女人的柔软,像是无意识的沉声喊道:“苏染染!”

  苏染染身体猛然一僵,顿时心慌意乱,还好男人许是没有在意,躺在一边沉沉睡去。

  经过半宿‘征战’,苏染染也缓缓闭上了眼睛。

  却没看见,本已睡着的男人睁开眼睛,漆黑的眸子里若有所思……

第4章

  第二日。

  夜瑾年还没有醒,苏染染就已经把自己收拾好,她瞥了眼床上的男人,转身出了房间。

  刚走到电梯口,就听见有两人在说着什么。

  “朦柔,你昨晚也太莽撞了。”

  “妈,我忍不住嘛!瑾年每个月都来这里,还找个和苏染染相像的女人!你总说他喜欢我,他这个样子分明是还想着那个女人!”

  秦素芳拉住赵朦柔:“我说你怎么就沉不住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夜瑾年他那脾气!你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地位,可不能因为一时冲动毁了这一切。”

  秦素芳苦口婆心的悉心教导,偏偏赵朦柔就是听不进去。

  她甩开秦素芳的手,“你都唠叨一路了,可不可以别再烦我!既然你都跟过来了,那就想想怎么帮我收拾那个贱人,别一老灭我的威风!”

  这两人不是秦素芳和赵朦柔两母女还能有谁!

  就算她们化成灰,苏染染也不会认错,但她此时并不想和她们交战,理了理衣服,转身就想走进电梯。

  不想衣袖却被人拽住,赵朦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哎呦,这么早就出来了?看这衣服破碎的!”

  说起衣服,苏染染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夜瑾年撕扯的不成样子,不过正好可以拿来气气这个女人。

  至于担心被认出来这回事,就连夜瑾年都无法肯定她就是苏染染,更何况赵朦柔。

  她不躲不避,笑着看向赵朦柔,“赵小姐,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不过是个今夜明的小姐,夜先生对我感兴趣我也没办法抗拒,您说是不是?”

  赵朦柔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今夜明收拾这种女人了,但还没有哪个像苏染染这样在她面前叫嚣的。

  昨晚到现在压着的怒火轰然爆发,她抬手一巴掌甩在苏染染脸上。

  “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跟我说话!”

  秦素芳连忙上前拉住她,低声说道:“朦柔,别让这种女人脏了你的手,这里是公共场所,你是要成为夜太太的人,多少也得注意下自己的形象……”

  “妈!”赵朦柔不满的打断秦素芳,

  “这样的贱人不好好收拾指不定要怎么缠着瑾年,话说回来,要是早知道他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当年我还不如直接弄断他的……”

  秦素芳怒斥道:“闭嘴,我看你口不择言这个毛病是越来越严重了!”

  虽然秦素芳打断了赵朦柔的话,但是清楚五年前真相的苏染染,早已经明白话语中的意思。

  赵朦柔从小到大的一贯作风就是,只要是她想要的她不择手段也要得到,要是得不到,她宁愿毁了也不留给别人。

  这也正是五年前苏染染会毫不犹豫地选择离开的原因。

  她冷眼看着面前这对母女,不卑不亢道:“赵小姐,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赵朦柔刚要开口,夜瑾年的声音突然传来,“你们在这做什么?”

  两人一怔,赵朦柔为了掩饰刚刚的事情,忙上前挽住夜瑾年的手腕,有些委屈地说:

  “瑾年哥,我见你迟迟不回,有些担心就过来看看。”

  苏染染见状,忙低头说:“夜先生,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失陪。”

  “谁允许你走了。”夜瑾年冰冷的声音在长廊回荡。

  苏染染回头狐疑道:“夜先生这是?”

  赵朦柔母女也是一头雾水,不懂他要做什么。

  “你让我很满意,跟我回去。”

同类文摘

优优彩票网 北京幸运28 贵州快3 澳洲幸运8 极速快乐十分 快乐赛车开奖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走势图 PK10牛牛 海南4+1